首 页 佛教动态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9年/第5期(总第240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禅的颜色
◎ 凉月满天

  雨和禅是生命里躲避不了的两件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那时候的雨,是用来助阵的旖旎春光。
  “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人到中年,悲欢离合成酒,心境苍凉。听着雨打舟篷,嘭嘭嘭嘭,越发心惊。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到老来,哭哭笑笑的事都已经过见过,千山万水也走过,心是平的,雨听在耳里和不听在耳里其实没什么区别了。
  黛玉问宝玉,宝姐姐和你好怎样,不和你好怎样,今儿和你好后儿不和你好怎样,今儿不和你好后儿和你好怎样 宝玉只说了一句话:“禅心一点沾泥絮, 不向东风舞鹧鸪。”聪明的孩子,他用禅来回答有关爱情的疑问,比说什么海枯石烂心不变的话都管用。青年人就是这样,要不就是不理禅,要不就是把一个“禅”字变成桃花水上的一瓣桃花,眉稍眼角带着艳。
  中年人五欲炽盛,明火上升,最不懂禅,又最需要禅。
  真的,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舍,把一切都攥得死紧死紧,丹田处一盆火,整个人都火烧火燎的。我一个朋友,亿万富翁,在这样的社会也算过得了,结果吃顿饭都要打数十通电话,有一次还急得摔了一个手机。我说你干啥呢?他说你懂什么,这叫生意。我说我不懂生意,我只懂一件事,生命比生意重要,就你这急躁劲儿,活不过五十岁就得歇菜。他说你咋又知道了?我告你啊,甭咒我,我现在真的是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
  “得得,打住!”我赶紧压住:“别说了,活该,把自己搞得跟开山斧似的,生命不是给你这么使唤的。适而可止吧。”
  于是他就真的适可而止了。现钱交易,权力下放,减少寻欢作乐,没事听听音乐。然后他说真舒服。我没告诉他这是禅的精神。禅其实就是给这样的人准备的。就像《红楼梦》里,那么华丽的大观园,竟然有一处稻香村,鹅儿鸡鸭,纸窗木榻,富贵气象一洗皆尽,虽然被宝玉讥为远不近村,近不负郭,怎么看怎么不合适,但是,歌舞宴饮得累了,国事操劳得倦了,勾心斗角得烦了,就着清光看两页书,喝一杯茶,就约等于出一回尘,入一回山,访一回僧,得一回清净了。
  等到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刻骨铭心的事,到最后也成了水浸的字,渐渐模糊在一起,分不清个,甚至也懒得分清楚。不恋江湖五六月,收拾丝纶归去来。这时候,一条宽宽的河流上,下起一阵淅淅沥沥的禅雨。直正的禅味就透出来了。
  僧问云门:“树凋叶落时如何?”
  云门答:“体露金风。”
  烦恼生死的枝条全部枯萎,“身心脱落”的妙境也就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就如张中行、钱钟书、季羡林,这些让人尊敬的老者,也许不在于他们有多博学,反正他们胸中所有,我们也许一辈子都学不会,甚至不能知道,但是他们身上透出的淡定无碍,是可以影响一个时代的。
  如果非要给禅一个颜色,那么,在青年男女的爱情里面,禅是淡粉的,在中年人的事业家庭里面,禅是深蓝的,在阅尽世情的老者心中,禅才真正趋近于它本真的颜色:银碗盛雪,月下白鹭,蕴含了一切颜色,又消解了一切颜色,“白茫茫片真干净”的白色。

  摘自《华藏》2019年总第43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