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佛教动态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9年/第5期(总第240期)/法音宣流

分享到:

文殊菩萨劝化男子

  摩竭国有个观园,那里面风光秀丽,景色宜人。这一天,有一男一女正在园内一块空旷的地方撒花烧香拜佛。
  那个男子是城中一个长者的儿子,名叫畏间,那女子是个漂亮的闲游之人,名叫上金光首。
  两个人虽说在拜佛,可却有点逢场作戏的味道,上金光首不住地偷眼看着畏间,心中美滋滋地想入非非。畏间也是心猿意马,眼睛总往上金光首脸上瞟。
  这两个人正在这么心不在焉地拜着佛,上金光首却突然仰翻在地上,四肢顿时僵硬了。畏间非常惊讶,以为她在装死,便扑过去推她,可她一动也不动。
  畏间不知所措地望着躺在地上的上金光首,只见转瞬间她的脸色便转青变黑。眼睛、嘴巴、鼻孔、耳朵都流出脓血来,一股恶臭直扑他的鼻孔。
  畏间这才明白,上金光首的确死了,而且在炎热的阳光下已经开始腐烂。
  转眼功夫,女尸便腐烂得没法再看了。一群群的绿头苍蝇循着恶臭味飞来,全都叮在尸首上吃喝那死肉败血。
  一个美丽的上金光首倾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堆臭气熏天的腐肉。
  畏间怎么也想不出上金光首的死因来,不禁惊恐万状,准备拔腿跑掉。
  畏间刚站起身来要跑,只听到身边的树木说起话来:“这女子死得可怜,那么漂亮的脸蛋,如此苗条的身材,却不明不白被抛在这儿无人管。哎,可怜!可怜!”
  又有一棵树说道:“小伙子,难道你只图她生前的快乐,不管她死后的凄惨吗?”
  畏间本能地停住了双脚,他奇怪树怎么会说话。一时间,他发了善心,从身上脱下外衣,将那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裹住,搬到树林中藏了起来。
  畏间向园外走去,刚走了几步,忽见半空中亮起万丈佛光,照亮了整个天空。佛光中如来威仪万方,神采奕奕。
  畏间顿时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心中异常兴奋。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再定睛一看,让他更惊奇的事发生了,天帝释披着五彩祥瑞的光芒,站在他面前。
  “小伙子,恭喜恭喜,你年纪轻轻就有福缘看到如来佛了,肯定做了什么善事吧?”天帝释走过来赞扬畏间。
 畏间听了这话,忙对天帝释说道:“帝释,您真是救苦救难。我正愁得不得了呢!请您给我指条光明大道吧。”
  “小伙子,不必发愁,有什么事与我到佛所去说吧。”
  于是,他们一起来到佛所,天帝释变出一朵花来,交给畏间说:“把这花放在如来佛的身上,有什么话尽管对佛说吧。”
  畏间照天帝释的指点将花放在如来佛足上,退后叩首道:“佛啊,我有这样一件事要告诉您。今天,有个闲游之女邀我到观园去游玩时,莫名其妙地死去了,她七窍流血,皮腐肉烂。我吓坏了,准备逃跑。现在,我该怎么办?请佛为我指明道路。”
  佛正准备开口说话,从外面走进来两个年轻女子。畏间看见她们俩大吃一惊,原来那个年长一点的正是上金光首。
  两人拜完佛后走了出去。畏间转头一看,不见了天帝释,面前却站着文殊师利菩萨。
 “小伙子,你还认识刚才拜佛的那姐妹俩吗?”文殊师利菩萨问道。
 “我只认识那个姐姐。”
 “她是谁呢?”
 “上金光首。”
 “你怎么认识她呢?”
  畏间便把对佛说过的话,又跟文殊师利说了一遍。
  文殊师利又问:“你从今天的事情中知道了些什么?”
  顿时,畏间心中觉悟了。他马上答道:“色就是聚集的泡沫,痛痒就是顷刻间的水泡,幻想象野马自由驰骋,所以我知道上金光首也是如此。用不着着迷于她漂亮的脸蛋,美丽的容貌,连同与她的快乐都是瞬息间的幻想,只有佛道才是我永生的依靠。”
  文殊师利菩萨满意地笑了。畏间完全明白了自已经过的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您的作用,我当时听到树都说了话,才起了善心,现在才知道这都是您的力量,多亏了您的指教。”
 “你已经觉悟了,就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文殊师利说完便走出佛所不见了。
  佛告诉阿难说:“ 文殊师利过去劝化那个女子,使她发道心,我在前世也劝化过那女子,使她发了道意。上金光首当满九百二十万劫,应得佛道,佛号为宝光明。畏间当得菩萨道,名叫德光耀,以后再成佛。佛未灭度时,授德光耀菩萨口诀,般泥洹号持焓。”

摘自《佛经精华故事大观》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