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12期(总第235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木 鱼
◎ 李明权

  木鱼是佛门的重要法器。或以为它是汉代随佛教传入我国的,这种说法并不正确。最早提到“木鱼”的是《隋书·高祖帝纪下》,谓开皇九年“颁木鱼符于总管、刺史,雌一、雄一”。然而,此处指的是把木块雕刻成鱼形的符信,与战国时的虎符类似。在唐·长孙无忌《唐律疏议》卷十六中,也将鱼符、木契等列为兵符。宋·道诫《释氏要览》把木鱼列为“犍槌”的一种。确实,木鱼是从印度的“犍槌”演变而来的。犍槌,亦作犍椎、犍稚,梵语ghanta,意译为声鸣、打木等。举凡可供打击而发声的东西,均称ghanta,犍槌用于集合僧众、报时等。《涅槃经》卷十三谓:“如鸣椎集僧,严鼓戒兵,吹贝知时,是名法世。”晋代法显《佛国记》记载,他在于阗国瞿摩帝大乘寺见到“三千僧共犍槌食,入食堂时,威仪齐肃,次第而坐,一切寂然,器钵无声。”
  没有文献提到,古印度和西域的“键椎”中包括木鱼或制成鱼形。《制作原始》称“隋设木鱼,僧志林造”。僧志林事迹无从查考。不过此中透露一个消息,木鱼是一种中国化的犍槌。在唐代的佛寺中已经使用木鱼了。如唐·司空图《上陌梯寺怀旧僧》诗:“松日明金像,山风向木鱼。”早期的木鱼是长条形的“直鱼”,称为“长版”,悬于僧舍、斋堂前,发音可以远播,用于集僧、警众。依照唐·怀海《禅门规式》修定的《敕修百丈清规》谓:木鱼,斋粥二时长击二通,普请僧众长击一通,普请行者二通。”又谓:“木鱼,报更则随更次第击之。”宋·苏轼《宿蟠桃寺》诗亦云:“板阁独眠惊旅枕,木鱼晓动随僧粥。”至于警世作用,可举《景德传灯录·諲禅师》章为例。有官人指木鱼问:“这个是什么?”禅师答:“惊回多少瞌睡人。”又告诉他,这是“无心打无心”。现在寺院中仍悬用这种长版式的木鱼,其形制当与古代印度的犍槌比较接近。
  从长版式的“直鱼”又发展为人们熟悉的“团鱼”。明王圻《三才图会》谓:“木鱼,刻木为鱼形,空其中,敲之有声......今释氏赞梵呗皆用之。”即指“团鱼”。这种放在案上供念佛诵经用的木鱼,大约在唐代已经出现了。唐代称为“鱼鼓”,如赵州从谂禅师作有《鱼鼓颂》。又雪峰义存《咏鱼鼓颂》云:“可怜鱼鼓子,天生从地养,粥饭不能餐,空肚作声响。”“空肚”表明已经不是“直鱼”了。宋·宗寿《入众日用》提到:“木鱼响,不得入堂。”谓诵经法仪已经开始,迟到的僧人不得擅入。佛门各种法会仪式,都用木鱼和其他法器。执持和打击木鱼有一定的程式,在念唱时用以调整音节。例举《禅门日诵》所载“七期念佛仪”中的一节,以见其详:“接《往生咒》三遍,起佛偈,念佛,领众经行半支香,鸣馨一下,接木鱼,举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念至香到。主七师高举佛一声,大众收佛回向,止静。少顷,主七师引磬一下,开静,可起身用茶抽解。少顷,主七师鸣手磬一下,悦众师接小鱼子三通,主七师举起佛偈,念佛,规模同前。”术鱼在宋代已用于报晓。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每日交五更,诸寺院行者打铁牌子或木鱼,循门报晓,亦各分地方,日间求化,诸趋朝入市之人,闻此而起。
  木鱼大小不一,大者音低而小者音高。木鱼一般为深红色或部分再漆上金色。刻有鱼鳞,后又衍变为双鱼形乃至龙形(多为一身双头)。木鱼即木制的鱼形犍槌,其寓义是:“鱼昼夜常醒,刻木象形击之,所以警昏惰也。”(《敕修百丈清规》) 至于后来刻成龙形,出于中国的鱼能化龙的传说,象征凡夫可以转化为圣贤。大约明代中叶以后,木鱼流行民间,成为民间打击乐器之一,清·叶梦珠《阅世篇》介绍吴中新乐“十番”所用的乐器,便包括木鱼。今粵曲、湘剧等,也往往使用木鱼。

摘自《正法眼》总第78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