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10期(总第233期)/大德掠影

分享到:

天正罡和尚日用之风
李福标

  禅宗的曹洞宗素讲忠孝节烈,体现大乘菩萨道的慈悲心怀。岭南高僧天罡和尚日用之严,讲求“忠孝廉节”之道风,也正是从“忠孝”二字中来。和尚白衣时,其母教子即如孟母之“严”。据今无《智母师太塔铭》云:“师太雅性严峭,老人侍庭帏时,微不合意,则默坐竟曰,必长跪色解而止。”在求法之路上得以“严冷孤峭”著称之空隐道独钳锤培养。钱谦益撰《道独塔铭》云:
  师之深心密行,世所未悉者有二。昔者大慧言:“吾虽方外,忠君爱国之心,与忠义士大夫等。”洪觉范论鹿门灯公,则曰:“孝于事师,忠于事佛,此洞上宗风也。”师悲智坚密,垆鞴弘广,植菩提之深根,茂忠孝之芽叶,节烈文章之士,赖以成就正骨,祓濯命根。白霓碧血,长留佛种,条衣应器,同归法王。此则其内閟外现,阴翊法运者也。……师每道:“博山语我:‘过后二十年,宗风扫地,土地庙里也上堂了。’不图亲见。”此语良为流涕。餐风味道,英特如云,亲承记莉,两人(指和尚及师弟函可)而已。人谓师严冷孤峭,不走博山一线,岂知其悲愍末法,如救头然,凛自宗之周陆,立他家之榜样,有不胜涕泪悲泣者欤。此则其重规迭矩,谨卫法城者也。
  从上二端可见和尚日用严、道风高之由来,亦其深入骨髓之“忠孝”品格之所致也。
  和尚在广州佛门以“忠孝廉节”垂示及门的孤高道风,在当时佛门内外的影响是巨大的。顺治七年(1650),永历督师瞿式耜、总督张同敞为定南王孔有德所杀,尸骨未收,时已在桂林茅坪庵落发为僧、归心净域的澹归为安葬忠烈遗骸,遂撰《上定南王书》。在此书中,澹归以“表扬忠义”为名,反复晓谕孔有德,倘不允其收瞿、张遗骸,即违背天性,必遭谴责。此书虽未能上达定南王,然反响很大,以至“海内高其义”(《思复堂文集》卷三)。钱澄之读后亦云:“词气慷慨,乃信其非惧死而逃于僧也。”(《所知录》)此时澹归尚未投和尚门下,但受和尚道风之感召,自然不容置疑的,不然他也不会以永历“五虎”之尊从桂林来到广州雷峰山,而甘心在厨中洗碗劈柴的。师资之契合,谁谓无因哉。
  和尚之慈爱对门下的感染尤为直接。《海云禅藻集》卷二今邡小传载:姜山今邡为雷峰监院时,巾锡至者恒数千指。一日,某僧因目告辞去,今邡即其所居送之,偶仰视西日射入窗隙,即蹩然悔谢说:“某甲身为监院,竟不知公居止为西乌所薄,罪何可逭。”引咎不己,并自解所衣赠之。其慈逊若此,人比之扬岐、石窗诸尊宿云。从方丈到监院,都慈仁如此,何人不归,又何道而不可办也?
  又《番禺县续志》卷三六载:康熙六年至康熙十八年底,十数年间和尚之妹来机今再禅师建无着庵于广州小南门外。广东提刑按察使王令撰《鼎建无着庵碑记》云:
  是时洞宗三十四世天然罡和尚于胜国兵燹扰攘之际,以名孝廉摆脱世纷,超然绝俗,遂接华首洞宗之传,说法利生,宗纲大振。机师既得法,禅律兼修,行解相应,孝名为戒,佛即是亲,于是择地羊城小南门外沿濠旧业尚书家园塘,以为庵所,奉其母智母师太而安居焉。求菽水于香积之厨,奉蒲团于板舆之座,香花梵呗,咒愿祝延,仰承色笑,怡怡融融,其乐非世间相也。抑思明季寇乱之馀,乡间荡析仳离,家人妇孺不得相保守,穷嫠苦节,弱息无归,触目皆是。机师乃出其馀力,从而招之,止其愁苦惨怛之声,置之清净安稳之处,出家在家,弟子恒数百人,非敢日滥,实亦因时。夫穷民无告,王政所先,而佛门有所裨益,虽王者兴或亦在所嘉尚乎。师曾氏,本番禺望族,家素封,出其馀财,兼资檀施,挹注而成巨款,计经始于康熙丁未年,落成于戊午,计十馀年来买地承塘,木石工作,前后共费银叁万伍仟捌佰叁拾馀两,佛殿、祖堂、观音阁、斋堂、客堂而外,住房三十馀间,放生塘一口,共计税约八亩,铸洪钟以警昏旦,缭垣墉以谨限防,瓮濠筑塘,立法垂久,而规模备矣。
  无着庵之建,以一尼师之力,不惟孝亲,更推恩至“穷嫠苦节,弱息无归”之人,其拳拳忠孝、慈爱之心,可昭日月。
  天然和尚之严峻宽慈已略述之,以约见其形象及人格之丰满。和尚虽仍不免“骨节与人同”之疾痛,正如冯文所称其能摄受数千僧俗根本在于其悟境深彻、见地圆满,教法圆通变化不可思议,“以忠孝廉节垂示及门”,仅禅师为众生喜闻乐见的圆融教法之一端。此虽可为表彰,因此以“遗民”范围之,其如众生何?且佛家之“忠孝”与儒家相等、相通而又绝有不同。例如和尚恩师道独克尽孝道,母殁后其弟又上庐山出家;和尚无论出家前、出家后皆以孝母闻,然竟感其父、母、妇、妹、子、媳、侄一门均入佛门。就此一件,可谓常识洞明而易为人所忽,所谓“灯下黑”者。至于和尚在佛教义学上未有大突破,或许是因为缺乏义学的土壤与氛围。在一个鼎革乱离的时代,面临岭南区域佛教衰微不振的基础,义学研究实非燃眉之急。天然和尚所急者乃宗教并举,将古佛大德之精神遗产落实,当即随缘,培植正信,以度世拯溺。鄙人愚鲁,于佛教义理所知甚少,只因伏诵和尚诗文、语录而作此文,效顽石为之略一点头,亦“不贤者识其小者”之义云。

  摘自《广东佛教》2018年第1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