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9期(总第232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生死门槛
◎ 莫小米

  北方的正月,很冷很冷。
  天微亮,有人看见,殡仪馆的大门外,停着辆平板车。车上的大花棉被,裹着一个人;车轱辘边,蹲着一个人,一明一暗,是他手里的一根烟。
  这是一对拾荒老人。老伴儿昨晚过世,老头前半夜带她出门,拉了几十里地的车,到殡仪馆门前,时间尚早,冷得受不了,他就和着被子,最后一次与老伴儿同眠。躺下去时口中喃喃:“我不冷了,你也不冷了吧。”
  这对老人没有儿女,但老妇人走得不算凄凉。另一儿孙满堂的老者,在居室里独自离去,被人发现时已高度腐烂,令人心悸的是他的异常清醒,最后一刻,是老人用自己的双手将被子拉过了眼睛。
  如果说人的生死就像隔着一扇门,那么迈过这道门槛时的际遇,谁能预设?
  也能预设。有报道说,美国加州通过了“安乐死法案”,一位四十岁的女子通过邮件邀请亲友,来参加一场为期两天的派对,唯一要求是,谁都不许哭泣。
  三十多位亲友从各地赶来,带来女子最爱吃的食物,播放着她最钟爱的音乐,大家饮酒跳舞,彻夜狂欢,直到迎来告别时刻,她在医生指导下服用药物,平静离去。
  女子是一名渐冻症患者,她选择了在欢乐簇拥中迈过门槛。
  也有人,迈过去了,却一直徘徊在门槛边。一场婚礼上,新娘幸福地被慈爱的长者挽着,交到新郎手上。长者不是新娘的父亲,她的父亲死于十年前,而父亲捐出的心脏,出席了女儿的婚礼。
  另一位男子在门槛边停留的时间更久些,他的一副完美骨骼成为英国一所中学的教具,在孩子们好奇求知的眼光下,默默“工作”了四十年,不久前学校给他办了一个体面的葬礼,灵车、棺木一样不缺,他终于在师生们的注视下入土为安。
  最近朋友圈里有一条:“昨晚喝酒喝得一高兴,某某说到了死亡,说人到最后,破衣烂衫,朝着风雨交加的黑夜狂奔而去,不再回来。这是我听到的关于死亡最别致的想象,不恐怖也不悲伤,生机勃勃,义无反顾。”
  生与死,都是一场壮举。

摘自《今晚报》2016年10月3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