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7期(总第230期)/智慧法轮

分享到:

树木之心
王 扬

  一切事物自诞生之日起,便无可避免要与其他事物、与整个世界发生关联。关联虽错综复杂,但世界总能运转自如。身为人类,我们精于改变和创造,但也总要对世界心怀敬畏,毕竟我们的力量于自然而言,还太过单薄且卑微——自然容纳的乃是万物,万物有灵,有灵而美不胜收。
  《Trees, Woods and Forests》便是这样一部聚焦“关联”的作品。它既是一部树的历史,同时也始终在书写人类活动的痕迹——二者其实本就互为表里。本书作者查尔斯·沃特金斯是英国诺丁汉大学乡村地理学教授,此前曾与人合著作品《尤维达尔·普莱斯:解码如画美学》和《英国树木园:19世纪的科学、林业与文化》,而这两部作品的主题,在《Trees, Woods and Forests》中也有专门的论述。
  自人类在这世界粉墨登场,他便不曾停歇自己开拓的脚步,而他与万物的关联,也随着其自身的发展发生改变——万物似乎也在改变,可在这部作品里,以树木为例,我们看到的却是树木本身“既代表了流变,又意味着永恒”。在人类文明的“童年时期”,树木便与人类关系密切,毕竟树林是天然的庇护所,也可以为人类提供食材和燃料;随着人类对自然越发了解、也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技术,“驯化自然”、“改造自然”的历程便逐步展开,树木——林业自然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方面。人们开始自行种植树木、改造树木的形态、引进并改良树木的品种。但在取得了一系列进展的同时,人们也渐渐发觉,在一系列举措之下,自然林地已然千疮百孔,而人工林地,又往往会因种种原因变得残破不堪——人工林移植导致的病虫害与人力不及而产生的林地荒芜往往会造成极其消极的影响。及至现代,随着农业比重越发削减,许多农田被废弃,而废弃的土地却又进入了“再野生化”的历程——人们原以为最温驯的树木,竟也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最大限度地占据生存空间,这着实令人惊叹,却又似乎孕育着某种希望。
  而另一方面,树木也在人类的文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人们热爱树木、赞美树木,将其看成是世界的起源与中心;在冷兵器时代,森林中的狩猎既是人与自然的直接交锋,更是人类获取、彰显力量的重要途径;森林属于国王,但偶尔也会成为法外之地,成就种种“林莽传奇”;艺术家同样将森林看做自己的重要阵地,在这里,他们发展出了独特的“如画美学”,引领一时风尚;到了近代,集约化的管理看似让森林少了几分浪漫,但大型树木园的兴建、异国树种的引进,让“爱好树木”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高雅爱好;直到现代,以树木为中心的“山岳俱乐部”等组织,依旧是社会精英阶层的集合,他们因树木聚集在一起,商讨的则是整个人类世界的现实与未来。
  人有多副面孔,他时而无助,时而强悍,时而谦卑,时而轻狂,因而与人有关的历史总是多变的。相比之下,树木其实始终都只有一副面孔,它兀自挺立,不论春秋冬夏、阴晴雨雪,也不见其改换表情。人渴望主宰自然,主宰树木,但到头来却只能感慨人世无常;至于树木,它始终静默,仿佛内心早已洞悉一切。树木与其他万物,看似从不反抗,却也并不会因人的意志改写自己的生命历程。至于人所拥有的,不过是于自然中借用而来的风物种种,行完短暂一生,一切自要归还——这道理似乎遗憾,却终究令人心安。
  由于本书探讨的是树木于人类社会之历史,书中涉及了大量的树木学、森林学、环境理论相关内容,非译者之所长,能力不及之处,还望读者见谅。

摘自《人与树》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