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6期(总第229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母亲的佛事
◎ 王晓强

  母亲在七十四岁高龄时皈依佛门。
  至于母亲的举动,开始是惊诧,继而疑惑:母亲因何一心向佛坐禅诵经?母亲为何将自己的身心安放在那座冷寂的庙宇?
  我找来妻子、内兄及内姊们,说是不是我们亏待了母亲,大家众口一词:没有。
  之后,母亲便在庙里安心诵经拜佛。有时,我和妻子一同去庙里探望,运气好的时候,会看见母亲诵经上课的情形——母亲轻移莲步,焚香跪拜,嘴里念念有词。瘦弱的身躯,庄穆的神态,虔诚的叩拜,让我看到异于寻常的母亲。
  我和妻子相识时,母亲已年近花甲。那时,母亲身体硬朗,推车担担是家常便饭。我常常看见母亲挑着一担豆腐或豆干去往集市,回家时依然一脸怡然,毫无倦意。我和妻子结婚后,农村有“看女儿”的习俗。母亲挑着满满一担礼物,步行十余里,来看望她新婚的女儿女婿。母亲老远就喊叫妻子的乳名,我飞奔下楼,只见母亲步履快捷满脸微笑,我慌忙接过母亲手中的担子,然而我这四体不勤之人怎能承受母亲手中的重担? 母亲笑着说,还是把担子给我吧。我歉意地笑笑,望着母亲挑担上楼的情景,我不禁肃然:母亲的礼物好重啊!那时,母亲挑担的身影便深深铭刻于我的记忆里。
  随着与母亲交往的加深,母亲也会和我聊起她的往事。母亲和我说起她孤寂的童年,和我说起她悲苦的命运。母亲说,除了养育五个儿女外,她还毫无报偿地养大了三个他人的儿女。在那个缺衣少粮的年代,我无法想象,母亲是如何克服饥饿与贫困。又付出了多少汗水与艰辛! 母亲说,她义务带大的三个儿女中,有的看都不来看她一下。我说,母亲你对你的善举后悔吗? 母亲说,这又有什么可后悔的,只要他们过得好就行。
  从母亲平淡的话语中,从母亲慈祥的面容里,我读懂了母亲,读懂了母亲的佛事。
  母亲的佛事,是缭绕人间的香火;母亲的佛事,是不图回馈的善心。
  也许,在母亲生命诞生的那一刻,便点燃了盏善心之灯。这盏善心之灯一旦点燃,便永不熄灭。
  有不少每日念经拜佛之人,只注重早晚的功课,只注重形式的焚香膜拜,只注重口中的诵念,缺乏至诚至恭的态度,缺乏一心不乱的定力,缺乏戒行清净的心性,而在走出佛堂之后,依然我行我素,完全忘却了佛法的本怀。
  而我的母亲,对于菩萨佛法至诚至恭,始终如一。
  有一次,母亲在街上捡拾到一根金项链,便大声问道,谁丢了金项链谁丢了金项链?一位贪财者便说,老人家金项链是我丢的你还给我吧!母亲没有丝毫的怀疑便递上了金项链,不想真正的失主寻得来,母亲说金项链已被某某拿去。于是二人为一根金项链当众叫骂,母亲一边阿弥陀佛,一边感叹: 行善也不易,真是念经容易成佛难啊!
  从母亲无私的善举中,从母亲无奈的喟叹里,我读懂了母亲,读懂了母亲的佛事。母亲的佛事,是善心向佛的道场;母亲的佛事,是清白做人的菩提。
  受母亲的影响,我读了不少佛经禅理。然而在我看来,不识一字的母亲在佛法的修为上仍有所拘面。在某种程度上,母亲对于佛法仍未完全摆脱“迷信”而至“智信”的境界。母亲的那颗凡心虽无畏却有忧,虽无憾却有碍。
  比如我的小姨(母亲的妹妹) 突然去世,就给坐禅诵经大病初愈的母亲以重重一击。
  在小姨做祭的那天晚上,母亲坐在小姨的灵柩旁,望着静静躺在灵枢里的小姨,不停地哭诉。哭她们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的的孤寂,哭她们没有欢歌笑语备受虐待的童年,哭她们姊妹情深离多聚少的凄凉。哭她们含辛茹苦做了一辈子睁眼瞎的无奈。哭她们......妻子去劝慰我说,不要让母亲压抑自己的情绪,让母亲跟小姨倾诉吧。
  小姨出殡的那天,母亲双手死死抓住小姨的灵车不放,大放悲声。观者听者无不动容。我紧紧抱住母亲,说母亲你放手吧,母亲你不要太难过,你不要哭坏了自己的身体....母亲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劝慰,双手仍旧紧紧抓住小姨的灵车不放: 妹子,你命好苦哇! 你怎么没有跟我说一句话就走了啊.....
  很长一段时间,母亲依然沉浸在与小姨朝夕相处互牵互挂的情怀里。我说母亲佛称人的去世为“圆寂”“归天”,小姨已经摆脱了尘世的苦恼,去往西天的极乐世界,你应该为小姨感到欣慰。母亲眼含泪水,默不作声。
  母亲,从你嚎啕的悲声里,从你哀痛的神情中,我读懂了你,我读懂了你的佛事。母亲的佛事,是忆念昨日的忧伤; 母亲的佛事。是氤氲心田的亲情。
  今天,我又去看望了母亲。我说,母亲我最近写了一首题为《山麓》的诗,我念给你听吧:“尘心识佛意,凡心未空明。欲洗烦心净,万端牵绊深。”念完后我又给母亲解释了其中的意思,母亲望着我,依然默不作声。
  也许,是病榻前儿女的悉心照料; 也许,是法师居士不厌其烦的劝慰: 又或许,是母亲禅心的开悟.....母亲终于从小姨去世的哀痛中缓过了神,我和妻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安稳。
  佛堂上,我又能看到母亲焚香拜佛的瘦弱身躯,我又能听到母亲清心悦耳的诵经之音。也许,母亲毕其一生也不能普度众生,但母亲的佛事至少普度了我: 善心向佛,清白做人。

摘自《觉群》2012年第四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