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6期(总第229期)/大德掠影

分享到:

郑板桥的“存心”
◎ 王汉梁

  午夜睡醒,坐在落地窗前望月。随手拿起身边的碑帖字画翻翻,其中有一本自己装订的大开本集子。掀开牛皮纸封面,里面都是年轻时自己用毛笔抄写的古诗文,有一页上赫然写着一封郑板桥的家书——《雍正十年杭州韬光庵中寄舍弟墨》,真可谓句句语重心长:“……愚兄为秀才时,检家中旧书簏,得前代家奴契券,即于灯下焚去,并不返诸其人。恐明与之,反多一番形迹,增一番愧恧。自我用人,从不书券,合则留,不合则去。何苦存此一纸,使吾后世子孙,借为口实,以便苛求抑勒乎!如此存心,是为人处,即是为己处。若事事预留把柄,使入其网罗,无能逃脱,其穷愈速,其祸即来,其子孙即有不可问之事、不可测之忧。试看世间会打算的,何曾打算得别人一点,直是算尽自家耳!可哀可叹,吾弟识之。”
  我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这一段字体写得并不十分漂亮的“书法”上。光阴如箭,转眼已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自己经历的人事变迁、世事沧桑不可谓不多,那些“可哀可叹”的“世间会打算的”的人,到头来被岁月一一证明,的确是“何曾打算得别人一点,直是算尽自家耳”!郑板桥特别关照舍弟,做人应该“如此存心”,即要心存善念,多积阴德,这样与人与己都有好处。
  第二天,我从书橱里找出《郑板桥集》,从郑的年谱里知道他写这封信时正好四十岁。从他给舍弟的一系列家书里可以发现,他所强调的这种“存心”是一以贯之的。
  他在《焦山双峰阁寄舍弟墨》中写道:“郝家庄有墓田一块,价十二两,先君曾欲买置,因有无主孤坟一座,必须刨去。先君曰:‘嗟乎!岂有掘人之冢以自立其冢者乎!’遂去之。但吾家不买,必有他人买者,此冢仍然不保。吾意欲致书郝表弟,问此地下落,若未售,则封去十二金,买以葬吾夫妇。即留此孤坟,以为牛眠一伴,刻石示子孙,永永不废,岂非先君忠厚之义而又深之乎!夫堪舆家言,亦何足信。吾辈存心,须刻刻去浇存厚,虽有恶风水,必变为善地,此理断可信也。后世子孙,清明上冢,亦祭此墓,巵酒、只鸡、盂饭、纸钱百陌,著为例。……”
  写这封信后的第二年,也就是乾隆元年(1736),郑板桥高中进士,以后在山东当了十二年县令。乾隆十一年郑从范县调到潍县当父母官,那一年山东遇到特大灾害,地里颗粒无收,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郑板桥便有意大兴工役,修城凿池,招远近饥民赴工就食,并令富裕人家煮粥施于饥民,让有存粮的大户平价粜米。接着,他又毅然打开官仓分粮,有人劝阻说:“上面还没有答应呢!”郑说:“现在是什么时候,等一级级报批下来,灾民早就饿死了。上面要怪罪的话,由我一人承担。”由于赈济及时,救活灾民无数。可见他的“如此存心”并不只是口头说说,而是实实在在化为行动的。他当了官,并不如一般贪官那样利用手中的权力拼命为己谋私利,而是“身在公门好修行”,正好利用自己的职权大开方便之门,为一方百姓做实事谋福利。
  他不仅自己这么做,还教育自己的儿辈从小就要“存心”忠厚,明白做人的道理。他在潍县做官时给舍弟的第二封信中写道:
  “……我不在家,儿子便是你管束。要须长其忠厚之情,驱其残忍之性,不得以为犹子而姑纵惜也。家人儿女,总是天地间一般人,当一般爱惜,不可使吾儿凌虐他。凡鱼飱果饼,宜均分散给,大家欢嬉跳跃。若吾儿坐食好物,令家人子远立而望,不得一沾唇齿;其父母见而怜之,无可如何,呼之使去,岂非割心剜肉乎!夫读书中举中进士作官,此是小事,第一要明理作个好人。”
  郑板桥如此“存心”,所以在职期间爱民如子,只要是老百姓的事情,事无巨细均处理得十分妥当,既无冤民,也无积案。一天夜里他出去散步,听见一间破屋里有读书声传出来,便敲门进去探望,原来有一个名叫韩梦周的年轻人,虽然家徒四壁仍在发愤攻读。郑便资助他读书,后来这个人很争气也高中了进士,对郑一直抱着知遇之恩。
  潍县人对郑板桥感恩戴德,在当地给他建了一座生祠。乾隆十八年春山东突遇大灾,郑板桥又要求开仓济民终于得罪上峰,遂称疾乞归。挂冠归去时,“囊橐萧然,图书数卷而己”。
  他不当官后,外出常带着一个口袋,里面装着银钱与食品,遇到潦倒穷人,即取而赠之。
  表面看来郑板桥是一个落拓不羁的狂生。他经常高谈阔论,臧否人物,无所顾忌,浑身散发着一股睥睨一切、遗世独立的气概,但他的内心深处却念念不忘“存心”忠厚。这正是高人之所以为高人的深不可测处。
  郑板桥晚年卖书画以自给。他的书法别开生面,把篆隶行楷揉为一体,自创“六分半”书。他擅画兰草竹石,以草书笔墨随意挥洒,秀劲绝伦,妙趣横生。他的书画在当时即“一缣一楮,海内争重之”,放到今天当然更价值连城了。画商们为了牟取暴利常请一些丹青好手模仿他的笔意做假画到市面上去招摇撞骗。有些干这种勾当的人其实水平并不差,画出来的东西几可乱真,有时连行家都会受骗上当。我想,他们既然能把郑板桥的笔情墨趣模仿得微妙微肖,为什么不去模仿模仿郑板桥的“存心”呢?
  真画贵重,假画轻贱;真真假假、孰重孰轻的奧秘也许就在这里面也未可知呢!

  摘自《觉群》2015年第3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