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5期(总第228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皮草为衣,不美丽
沈素白

  冬去春来了,周末上街,给女儿买了件外套,红色,免洗的。她摸着衣服问:是皮子的吗?答:不是,革的。“以后我长大了,自己有钱了,买真皮草的吧。”
  唉,身处五浊恶世,污染无处不在。对于“皮草”,此词此物,我们绝少在家里提及过呀,真不知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怎么就生起了对它的欣求之心呢?
 “你知道皮草是什么吗?那可是动物的皮呀。就像咱老家的小白兔,每只小兔只有一张皮,若人取来做一件衣,兔爸爸、兔妈妈和兔宝宝一家的皮都不一定够呢。这可不是有钱没钱的事儿,是有良心没良心的问题。不怕下地狱变野兽的人才敢干呢,你以后还想穿皮草吗?”
  听了我的话,女儿什么也没说,只看着我,摇了摇头。
  在此之前,皮草为衣,不是一种美丽,而是一种残酷,非但七岁的女儿不懂,就连我读高中的学生,很多也没意识到。
  去年高三刚开学的一节自习课上,遇一文章名为《韩信的兵,女人的衣》,写得颇有深度。给学生读了之后,即兴让他们发表自己对衣服的审美与需求。
  话匣子一旦打开,学生想象也开始漫无边际起来。一女生的发言至今令我难忘:
  “四十岁之前,我一定想办法让自己拥有一座别墅,别墅里还一定得有不少的小房间,专门用来盛放我的行头,春夏秋冬四季衣物各占一间——不行,如此还不够,最好还要有一间更特别的——阴凉、通风、恒温,专门用来安放我各式各样的皮鞋和皮草、真丝衣物,我给它取名第五季……”
  彼时,那女孩儿的一张脸,因被憧憬的光芒染成微红,恰似一朵充满诱惑的罂粟花。
  幸好还只是花,尚未结果。感恩女孩儿把这朵花适时地开在课堂上,给了我说下面这番话的机会。
  听了这位同学的话,我很震撼。衣服之于我们,作用大致有三:一为遮羞,二为保暖,最后才是美观。可是现代人穿衣,很多已是舍本逐末了,比如这位追求第五季的女孩儿。
  我不敢阻止大家追求美的权利,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很多的追求,因为无知,最终求来的结果与初衷可能大相径庭,不是美丽,不是幸福,而是残忍、罪恶,还有灾难。
  拿时下很多人最向往的貂皮大衣的制作过程来说吧,以前我还以为是有貂死了之后,皮被留下来做成衣服呢。其实事实根本不是那样的,商家为了迎合一些人的欲望,早已形成一个完整的充满血腥的产业链:养貂,剥皮,制衣,售衣。
  就中间那个环节,据我一个朋友亲眼所见,在貂场,很多活生生的貂儿挤聚在一起,心惊胆战地看着同类被剥皮,直至轮到自己。很多的貂,皮被剥去了,生命却还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对于求生不如速死的小貂们,大家可想而知,该是怎样的难挨?
  皮草买卖,于动物如此,于人如何呢?这里告诉大家一件真实的事儿。
  辽宁盘锦的一位女士,2008年经人介绍到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皮草行卖裘皮,因为能说会道,每月的业绩都很可观,当年曾是辽宁省皮草行业的销售冠军。但因为从事这种间接的杀生行业,她遭受的果报也非同寻常:眼睛意外失明,身休经常冰凉彻骨,疼痛,浮肿;且抑郁厌世,幻视幻听,夜梦恐怖……
  庆幸的是,在地狱的门前,她终于觉悟了。立志从此之后,去恶就善,改往修来,洗心易行。
  无知者无畏。人生中的很多错误甚至罪行,相信人们并不是有意为之,一切都只是源于无知。
  比如那些以皮草为衣为美的人,正是不知其背后的血腥和残忍,才无畏己身后的果报和痛苦啊。

摘自《一音》2014年第2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