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5期(总第228期)/大德掠影

分享到:

憨山大师与《楞严》
◎ 吕建福

  憨山德清,明末四高僧之一,曹溪中兴之祖。憨山大师以世事逆境被遣岭南,却因而泽被一方大众,开岭南佛教之风气,尤以中兴曹溪祖庭为盛事。明末四大师中,憨山大师博通内外学,且以诗文书法知名,虽主要以禅行世,实禅教兼弘,颇多讲经著述。其自修,乃以禅入道,其化他,则观机逗教,禅净并重,以“念佛参禅兼修之行”为“稳当法门”。其自证,尤令人重视,允为后世楷模。
  憨山大师之修证,苦心励志,真参实证,且深研经教,以经印心。大师也如此教人,以后世行者,多无死心,且无真善知识抉择,宜落邪见,故不仅以禅净并重为稳当,且宜以研习经教、藉教悟宗为正途。憨山大师即为此道榜样。大师之揽教印心,以经印证悟境,禅宗史论多举《楞伽》,谓“清发悟以来,尚无人印证,展《楞伽》印证”,其出处乃在大师之《自传》,万历四年,憨山大师三十一岁,于五台参禅发悟,“无人请益,乃展《楞伽》印证。初未闻讲此经,全不解义,故今但以现量照之,少起心识,即不容思量,如是者八阅月,则全经旨趣,了然无碍”。
  然考之旁文,憨山大师《自传》中之“《楞伽》印心”疑是笔误或刊刻错误,应为“《楞严》印心”。达摩自印来华,以四卷《楞伽》传,自六祖后,又传以《金刚》。宋以后,禅门则多重《楞严》,以之为藉教悟宗的禅门圭旨。憨山大师一生对《楞严经》极为重视,不仅多次讲解,传授学人,且有《楞严悬镜》一卷,《楞严通议》十卷行世。
  憨山大师三十岁,上五台山苦修,冬日于冰天雪地中参禅,据《自传》及《年谱》记载,颇多境界。次年(三十一岁)参禅发悟,以无人可为印证,乃展经教,据其弟子福善记录、福徵述疏的《憨山老人年谱自叙实录疏》,其经证乃是《楞严》:
  “四年丙子,予三十一岁,发悟后,无人请益,乃展《楞严》印证”。直至三十八年后,憨山大师六十九岁,著《楞严通议》,于“序”中仍回忆:“余昔居五台,冰雪中参究向上,以此经印证,坚凝正心以照瞩之,豁然有得。”由上可知憨山大师于五台参禅发悟后之以经印心实为“《楞严》”也。憨山大师之以《楞严》印证禅境不只一次。万历十四年,憨山大师四十一岁,于禅室中:“一夕静坐夜起,见海湛空澄,雪月交光,忽然身心世界,当下平沉,如空华影落,洞然一光明藏,了无一物。即说偈曰:
  海湛空澄雪月光,此中凡圣绝行藏;
  金刚眼突空华落,大地都归寂灭场。
  即归室中,取《楞严》印证……”(《自述》)
  憨山大师阐释《楞严》之重要著作《楞严悬镜》即于此夜撰成,仅半枝蜡烛功夫即写毕,可见全为发明心地后之心光流露。至禅堂开静,唤维那读诵,自觉恍然,《自述》中云“如闻梦语”一般。
  憨山大师不仅以《楞严》印心,一生也多次为学人讲述《楞严》,于此经极为重视。宋明禅者,多重《楞严》,古来注疏“凡十余家”,明代更是“缁白各出手眼”注解《楞严》。然憨山大师之注,从上可见,乃是现量观照,发自本心,非同一般义解也。其《楞严悬镜》,文约义丰,于楞严心要,阐发无遣。尤其针对一般义解,憨山大师指出:
  “学者贪程,罔知捷径,致使理观昧于陈言,修习失于正受”。
  而憨山大师之注:
  “杜绝见闻,穷历冰雪,顾智识暗昧,非敢妄拟圣心,每于一线通途,粗述鄙意,庶潜修之士,若揽镜以照形,愿即事安心,顿融藏性者矣。”
  憨山大师之解《楞严》,乃以天台家之“一心三观”,谓《楞严》经旨,“令先悟一心,依之建立三观,修此三观,还证一心”,而此观门,不出楞严大定。天台家之“一心三观”,以“能观之心”为“一心”,以“空、假、中”三谛为所观对象,即为“三观”,由“三观”而可得“三智”(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三观可于一心中修,三智可于一心中得,如此于一念心中圆修空、假、中三观,乃天台“一心三观”之真义。
  憨山大师依《楞严》经义,以“一味清净法界如来藏真心”为“一心”,此乃三观之体,三观皆依此建立,三观最后还为证此“一心”。由此来看《楞严》理路,无非先令学人悟此“一心”,由此悟入而起修,修此“三观”,最后还悟证这“一心”。这“一心”,在《楞严经》中即为经常出现的“常住真心”、“性净明体”,又名“妙明真心”又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如来藏心”等。此为《楞严》前四卷反复发明者,通常望文生义,对“如来藏”、“常住真心”之执实误会,实不知这一“常住真心”、“性净明体”乃有“空如来藏,不空如来藏,空不空如来藏”三义,谓“常住真心”者,安立假名而已,岂可执实?!
  开示藏性,令悟一心后,则建立三观妙行,《楞严》中名为“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其中最重认明“迷悟之根”而择取“不生灭心”为本修因,而实修最初方便则于二十五圆通中独选观音耳根圆通。于大开修证之门后,又曲示迷悟差别,于修行岐路、种种阴魔境界,详为揭示。由此可见《楞严》实为一悟心修禅之指南书。广义而论,《楞严》又可谓一大佛藏之概要。憨山大师于《楞严通议序》中盛赞《楞严》:
  “统摄一大藏教,五时三乘圣凡真妄迷悟因果摄法无遗,修证邪正之阶差、轮回颠倒之情状了然目前,如观掌果。可谓彻一心之源,该万法之致,无尚此经之广大悉备者。”
  憨山大师著《悬镜》后不久,因门人请益,希望于《楞严》文字有更详尽之解释(“字字销归观心”),即创意著《楞严通议》,因种种因缘,直至数十年后,于六十九岁,才完成《楞严通议》十卷。民国时台宗大德谛闲法师认为,在古来数十种《楞严》注释中,“求其妙而得入、深而易悟者,无如憨山大师著释《首楞严经》之《通议》也”,允为“教苑之司南,禅宗之正眼也”。
  就此而言,在今天无论昌明教法还是振兴禅宗,憨山大师之真参实证及藉教悟宗的经验,以及他的“《楞严》印心”,对《楞严经》的推崇重视,都是非常值得我们研究的。

  摘自《曹溪水》2006年第4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