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4期(总第227期)/大德掠影

分享到:

独立谋生 勤奋好学
◎匡亚明

  孔子不到二十岁,母亲去世了,就不得不靠自己独立谋生了。亡父叔梁纥既是武士、陬邑大夫,又有“以勇力闻于诸侯”的名声,加上亡母颜徵在出身曲阜大族,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当然给孔子进入社会以一定的有利条件,但还要靠自己努力。孔子是深明其理的。他刻苦努力,勤学好问,谦恭知礼,处世深沉。于是年轻的孔子涉世没有多久就在鲁都曲阜的社会包括贵族中间留下良好印象。如果没有这些有利条件,孔子就不可能在十九岁就娶妻子宋人亓官氏。特别是婚后年余生子,连鲁国的国君鲁昭公(姬)也派人送来一条鲤鱼。孔子以昭公送鲤为莫大光荣,便给儿子起名叫鲤,字伯鱼。娶妻和送鲤这两件事正是上述有利条件的合理结果。当然,这并没有改变家庭贫穷的实际情况,如何谋生,仍是孔子紧迫的现实问题。
  孔子在母亲尚未去世的幼少年时代,一定帮助母亲做过许多家务劳动和其他劳务。母亲死后,为了独立谋生,劳务范围就必然更为广泛了。所以他后来曾说过:“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论语·子罕》)究竟哪些“鄙事”,他未说,无可查考。大概扫地。做饭、洗衣、种菜、挑担。推车等家务劳动和给人家放羊、放牛以至当人家有婚丧喜事时做吹鼓手之类的事,他都做过。但他虽做过这些事,自己心里又鄙视这些事,认为这些都不过是自己年轻时家贫不得不做而借以谋生的“鄙事”。所以他一面做这些劳务而且做得很熟练能干,一面在思想深处还是轻视劳动,认为这些事都只应“小人”去干,不是“君子”所当于的事。正因为他很能干,“多能鄙事”,据说在他二十岁以后的一段期间里,曾有两次充当掌管具体职司的小差使(小吏):一次叫乘田,一次叫委吏。乘田是管理牛羊的小吏,委吏是管理仓库的小吏。他勤勤恳恳地把这些小差使都做得很好,他说:“叫我管牛羊,我就把牛羊管理得肥胖强壮起来。”又说叫我管仓库,就把仓库里帐目计算得清清楚楚。(《孟子·万章下》)春秋未年,凡要参与贵族政治而取得一定地位的人,都得学会礼、乐、射、御、书、数这六项基本功,那就是:熟悉与遵循当时流行的礼、乐,掌握射箭技术,学会赶马车(御),学会写字(书),还要具备一定的计算(数)能力。孔子大概通过自学和向人请教的方式,终于完满而全面地学习和掌握了这六项基本功。
  孔子从小勤学好问,刻苦自学,看他后来批评他的学生宰予好睡午觉一事即可想见。他是一分一秒的时间都不愿自自消耗掉,都要用于学习的。至于他向哪些人学习过?学的内容如何?学的方法如何?缺乏可靠的资料。在片断资料中可以查考的仅有下述数例。例一,在孔子二十七岁时(前525年,鲁昭公十七年),鲁国东南方有一个鲁的附庸小国郯国的郯子来朝见鲁公。在一次宴会上,鲁国大夫昭子(名叔孙)问起郯子关于少昊时以鸟名官的情况,郯子作了详细回答。孔子听到此消息,便马上去拜见郯子,向他请教少昊氏时代职官制度的历史情况。后来,他对人说:“我听说,天子那里没有主管这类事的人了,这类学问却还保存在四方蛮夷那里。这话倒是真的呢。”(《论语·述而》)这是历史上有名的孔子向郯子学习的故事,说明孔子确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请教学习机会的好学的人。
  例二,孔子初次有机会进入鲁国祭祀周公的太庙时,遇事就问这问那。有人见此而说:“谁说陬大夫的孩子懂得礼呢?进入太庙,遇事就问这问那。”这话传到孔子耳中, 孔子说,这才是合乎礼的呢。根据"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态度,遇事问个为什么,这是孔子的一种学习方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种调查研究的方法。
  例三,到当时周天子的首都雒邑(故址在今河南省洛阳市王城公园一带)去学习周礼和古文献。这在孔子学习经历中是一件大事。从曲阜去滩邑,千里迢迢。当时孔子贫穷情况,假如没有鲁国贵族的支持,要想实现这一旅程是困难的。正好鲁国的贵族孟僖子要他的两个儿子孟懿子(何忌)和南宫敬叔师事孔子,向孔子学礼,据传南宫敬叔向鲁君(昭公)建议,请鲁君帮助车马路费,并说他愿意与孔子同往。鲁君就给了孔子一辆车、二匹马和一个跟随的童仆。据传孔子到雒邑曾经“问礼于老聃”,也不管去雒邑的确切年月难以断定(包括南宫敬叔是否同行),孔子确曾到雒邑去学习考察过,很有收获,是历史事实。
  例四,向师襄学琴。孔子向师襄学琴十余天,老学同一个曲子。师襄对他说:“此曲你已学会了,可以学新曲了。”孔子说:“曲调已学过,奏曲的技巧尚未学好。”师襄又说:“技巧已学好了,可以学新曲了。”孔子说:“我还没有能领会此曲的志趣神韵呢。”过了些时,师襄说:“已领会志趣神韵了,可以学新曲了。”孔子说:“我还没有体察到此曲作者为谁,并想象到其为人风貌呢。”又等了些时,孔子抬头仰望,若有所思地说:“我已体察到作者的为人风貌了,此曲除了周文王,还有谁能作得出来呢!”师襄站起来连连作揖说:“对呀!我的老师传授此曲时正是说此曲名叫《文王操》呀。”从故事可以看到,孔子学琴的态度何等认真。他又喜欢唱歌,如果谁唱得好,必请那人再唱一遍,然后自己再去和他同歌,常和人谈音乐,欣赏力很强,后来在齐国听了演奏《韶》乐后,“三月不知肉味”。
  以上数例,可以想见他学礼、学乐的勤奋精神。“六艺”中的射、御、书、数四艺,孔子向谁学习,无资料可查,但他在各种场合表现出的熟练程度,说明他精深的学习成效。例如有一次孔子在曲阜城西郊区当时叫矍相圃的地方举行习射活动时,围着看的人很多,简直像一道墙,说明他射箭的熟练程度。再如在孔子住地阙里不远处有个达巷,那里的人赞扬他博学!孔子听后对弟子们说:“我赶车吗?射箭吗?我不过会赶车子吧。”这说明他赶车(御)的熟练程度。 至于写文书之类(书),孔子更是拿手了。
  当时的贵族政治后备官吏“士”(知识分子)必须掌握的六项基本功,孔子以“食无求饱,居无求安”的刻苦精神,通过勤学好问的路径熟练地掌握了。

摘自《孔子评传》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