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1期(总第224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拜古人为师
◎ 佚 人

  凡艺术类、技术类、手工类,技法传授是要拜师的。名师出高徒,这是人所皆知的。因此各类艺术培训、技术辅导铺天盖地都是。由于授课和传艺者本身的水准参差不齐,所教出来、带出来的学徒和学生,专业成就的差别就很大。当然也有天分较高者,会通过自己的更多努力,超越自己的老师而自成门派。这一类人可以突破老师的艺术高度而成就自己。但这类人极少。是以要成才,要开拓自己的艺术天地,要创作有艺术品味的诗词作品,一定要选一位专业水平较高、传授技艺得法的好老师。
  一般来说,自己有作品获得全国性诗词大赛重大奖项(花钱买的不能算)的,都可以确认为具备专业水准的,可以拜为老师跟随学习。也有一些顶尖水准并不热衷于各类比赛而不求奖项者,这一类人通常在专业的圈子里名气已高,其艺术能力无须经由比赛获得确认,也是可以追随学习的好老师。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选择好老师的际遇和条件。因此,把寻求好老师的眼光转向古人便是更为可行也更为有效的途径。而且,就诗词来说,几乎与书法一样,拜古人为师比跟随今人学,成就的空间更大。这是因为,古人的艺术成就已经受千百年的考验,而今人能够达到的高度总是有限,书法要超过王羲之、超过颜真卿、超过赵孟頫,诗词要超过李白、超过杜甫、超过苏东坡,至今尚没有。那么,从这一意义上来说,选择古人作为自己学诗的老师,既方便又实惠,还能学到最正宗、最有水准的艺术创作能力。 拜古人为师,也有一个找准对象的问题。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林黛玉教香菱学诗一事说了一个极有见地的问题,那就是学诗就要学一流的,要选择第一流的经典作为学习对象。谁的诗才是经典?林黛玉推王维、李白、杜甫。一个是诗仙,七绝圣手;一个是诗圣,律诗泰斗;一个是诗画兼融、诗禅相通,诗中有画,诗中有佛,又以五律最为精华。这三位囊括了格律诗的全部种类和最高荣誉,确为诗界第一流。林黛玉说把王维的五言律读一百首,老杜的七言律读一二百首,李白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先把这三人学懂弄通,打好底子,然后再把魏晋陶渊明等人的看一看。这就成了。
  应当说,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讲的这一番话,或许比一些诗评家的教导要高明一些,既简要可行,又易得成效。但依我看来,入门不一定要先找王维。什么原因?王维善白描,能用画家的眼光捕捉景象,诗里具象生动,像“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这样的诗句,一读难忘,确实可学。但王维的精华在五律,而五律在近体诗中是最难的,这又不适于初学诗者。
  律诗好比书法中的楷书。楷书是书法艺术中笔法最完备的一种书体,而律诗是诗词格律最严谨的一种诗体。正如学书法先学楷书是错误的道理一样,学诗词先学律诗也是不对头的。入门应先学简单一点的。书法各体中隶书笔法最简单,适宜入门练习,而诗词中平仄格律及用韵都没有太多讲究的《诗经》,也适宜初学诗者习读。而且,《诗经》是中国传统诗词的源头,从源头学起,最为合适。宋人严羽说过,“学诗者以识为主,入门须正,立志须高”。把《诗经》作为学诗的第一位老师,入门起步,绝对正确。因为《诗经》是孔子删订的,突出温柔敦厚“思无邪”的诗学精神,这和后来的文人写作略有不同。作为中国诗学乃至人文的源头,不仅是儒家的经典,也是中国学术的经典。《诗经》蕴含中国文化的基本礼仪德范及精神价值,不但是诗学教材、也是国人修身的教材。据说古代《诗经》可进入启蒙教学,而唐诗、宋词不能学,李白、苏东坡不能学。因此,从诗学乃至国学的地位来说,《诗经》与后来的唐诗、宋词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诗经》三百篇分风、雅、颂三大类。风是各地民歌,朴素而见真情,最值得朝夕诵读。熟读诗经,胸中自有骨格长成。
  从《诗经》里毕业出来,便可读《离骚》。《离骚》是第一部私人写作的诗作。其特点是托辞引喻,韵味深长。中国第一个伟大诗人屈原首创用香草美人喻国事、政事之象征手法。这一点学诗者,不可不知。离骚之后,当读汉诗《乐府》。乐府也是各地民歌的选辑,其中可精读者首推《古诗十九首》,长于抒情,善用事物来烘托,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熟读轻吟,诗才自可浸染于心。
  以上所学是为基础,之后再入唐诗。唐诗专读李杜、王孟。学李白之飘逸,学老杜之沉郁,学王维之空灵,学孟浩然之清纯。在这时段,技法,格律,声调,意境,趣味,都应当烂熟于胸、流之于手。创作作品,自有兴象风神之功力。 然后再读其他唐人,回溯魏晋,下探宋元,涉猎明清,以博视野,以旷胸臆,以拓笔力。 如此说来,学诗之入门,小学老师当选《诗经》、《离骚》、《乐府》;学诗之进阶,中学老师选李杜、王维孟浩然;学诗之大成,大学老师便可博采兼收,广泛从学。这个路子,最为简便,最为正宗,最为可行,易见成效。
  倘若学诗之始,便习清代同光体,习宋代西昆体,习陆游,习黄仁则,习李义山,习刘梦得,习李贺,习杜牧,也不是说不能学,终非正道,易入偏门。好比书法,一入门便学米芾,学怀素,学傅山,学张瑞图,学郑板桥,也能成书法家,但只偏一门,终难有成就大才之气象。

摘自《学诗十忌》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