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1期(总第224期)/清风明月

分享到:

何处是归程
◎ 近 闲

  听师父说,罗汉尚有隔胎之迷。
  常常被人问及有关怎么会出家或是如何选择了出家的问题。因为他们知道,出家需要因缘才可以。
  就我而言,出家很简单,那年找到了有缘的师父,把头一剃,从此算是归入佛门。我将这样的因缘诉诸问我的同仁,看到他们只是颔首,似乎不太信。我尝试进一步解释,或许我上辈子有可能是一只为了苟且地生存而偷吃佛祖灯油的老鼠,只因在偷吃时不曾打翻过油灯,又不曾过多地糟蹋余粮,故而积得一些善因,从此投胎转世,在今生做个小和尚,皈依法王座,还报佛祖恩。这回他们听了,只有大笑,已经顾不上回答了。
  其实我等薄地凡夫,对于“因缘”二字,如果洞然明白,那便真可畅游三生三世,看穿十里桃花了。
  可是,又有谁能够呢?
  你从哪里来?父母未生时是何本来面目?这些似乎都是永久性的哲学话题,引发人们不断地对生命做出本真的思考和观照,但在禅门里,常常将它拿来当作话头参。
  我有时候也会想着这些至今想不明白,将来也不知过多久才能想明白的话头。在西方哲学界,流传着“人是万物尺度”的名言。要是将这句话套在我身上,不免亵渎。因为对于“人”这把量尺,我总是拿捏不准,迟早会将世间的万事万物,比量得前后歪斜,东西错位,岂不哀哉?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我是个“我执”很重的人,再加上不擅处世,因此在人道旅途中,也就难免时常遭遇磕磕碰碰的局面。好在佛陀是教导我们返观自性,躬身自省,广开甘露之门,引我一路向西。
  阿虎说,今年的暖春天气,让院子里的花儿都一齐开了,不像往年先品玉兰,后观海棠,中间才是丁香怒放的舞台。向来拙于观察外界的我,听了阿虎的话,深深钦服于他的洞察力,同时又懊恼四年来就这么蹉跎了法源寺在春天里的跌宕之美。
  其实丁香的花期不长,前后就十天左右,等到落尽了烂漫,片片花瓣铺地之时,丁香又将编织它来年的梦境。古人猛利,能观飞花落叶而顿悟。愚钝如我,只能从事相上了知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生灭无常,并由此觉得,尽管尘世间的每一个开始都会伴随着终结,然而这终结似乎并不代表一切都归于空无。
  席慕蓉说:“走在山林里,总喜欢回头,总觉得风景在来的路上特别好看……而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一个转折,每一次变换,都会使我无限依恋,频频回顾。”
  是呵,“回首向来萧瑟处”,一切的风雨阴晴,都将是人生尘世中的一道风景。

 摘自《报恩》2017年第3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