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1期(总第224期)/智慧法轮

分享到:

禅 骨
◎ 菲尔·杰克逊

  我先从劳伦斯·雷夏在《如何冥想》 (How toMeditate)一书指示的数息法(breath counting)着手,忙了一阵子却毫无所获,不免令我觉得这方法有点像在做心理柔软操。我再看高德史密斯的《当下修行》,这是一本运用基督教格言作为冥想指南,旨在弥合东西方差异的专书,高德史密斯的解构神学冥想法,使我能从基督教的意涵去认识冥想,可惜他推荐的方法,如观想、反复念诵启迪性灵的文句,对我而言太花脑筋了。我最不需要的便是增加心理活动。
  接着我改习禅。虽然家兄乔已经跟我介绍一些禅的基本概念,但我一直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才开始认真学禅,所用的指南书是已故日本老师铃木春流所著的《禅心·初心》。某年夏天,我跟一个和加州北部夏斯塔山寺(Mt. Shasta Abbey)有关的蒙大拿禅学团体一起打坐。这时我已跟现在的妻子琼结婚,又添了个女儿切尔西巴。几年前我在纽约打牌时初识琼,她刚从康涅狄格大学毕业,在贝雷武医院担任一份不是很喜欢的工作。我邀她搭我的摩托车一起到西北部去旅行避暑,在那次旅行后琼搬进我公寓,不久我们结婚了。
  我跟夏斯塔山寺结缘的那个夏天,乔跟我在平头湖正忙着为家人盖一间渡假屋,我们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冥想半个钟头,揭开一天的工作,下午抽出一段时间,做苏菲秘教基本修练。房子的梁柱结构大致完成后,我们请到禅学团体一位成员帮忙铺地板。他工作的神态使我印象深刻。他速度快又有效率,多年习禅的结果使他散发安详自信,令周围的人也感到自在。
  禅讲究明心见性尤其引起我的兴趣。佛陀在《法句经》中说:万物皆以心为立,由心引领,唯心所造。 言行带着杂染心,则苦难随之而来,犹如牛 车踩着牛的脚步……言行带着清净心,则喜 乐随之而来,如影随形。
 禅的杂染心观念跟传统的基督教观点大不相同,后者明令必须连根拔除、彻底消灭“不纯净”的思想。在佛教徒的观点里,污染我们心灵的,是我们不论事物的本相,而执意要人生符合个人认为事物“应该”如何如何。我们把大部分时间浪费在自我中心的思维上: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有什么能让我感到好过些?但愿我能赚更多钱、赢得伊人芳心、让上司欣赏我等等。这些想法本身没有问题,造成我们如此苦恼的,是我们汲汲于固守这些想法,抗拒实际现状。
  一则禅宗公案正可说明这种观点。两个和尚在大雨滂沱中同行,忽遇一位身着丝绸和服的美女站在泥淤的十字路口踌躇难行。第一位和尚上前将那女子抱到一处没水的地方,第二位和尚当时没说什么,隔了许久之后实在忍不住了。“僧人不近女子!”他说,“你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我已经把那女子放下了。”第一位和尚答道,“你还抱着她?”
  习禅的目的就是要了解那些主宰你人生的想法,进而消弭它们的力量,使你不再为其所制。“坐禅”就是基本方法之一。我所练的坐禅法包括静坐蒲团上,双目微启、目光下视,专心呼吸,若有杂念也不需刻意去阻挡或分析,只要尽可能体会身体的感受。每天固定练习,你自会逐渐发现念念无常,且能敏锐察觉自己身体的感受和周遭发生的一切,譬如远处车马喧闹,对面房间飘来花香。假以时日,念念平静,起先可能只是几秒钟,然后持续的时间会愈来愈久,这时你就可以在没有心智阻隔的情况下体验到“纯粹存在”。
  我个人认为,禅对集中精神的看法尤其引人入胜。根据铃木老师的说法,集中精神不是来自勉强专注在某件事物上,而是保持心胸开阔,让心无所依止。“凝心即是自在。”他在《禅心·初心》中写道:
  我在坐禅练习中提到,心应该专注于呼吸上,但一心系念呼吸的方法是完全忘记自 己,静坐体会气息出入。只要系念呼吸就可以忘我,若能达到忘我境界,自然会一心系 念呼吸。
  对身为篮球选手的我而言,这话颇有道理。从经验中得知,我在头脑清楚而胸无成竹的时候,譬如说不刻意想取得分数或不刻意跟哪位对手较劲,打起球来更能发挥。我对坐禅观照心念的技巧愈纯熟,打起球来也愈专心。此外,我对自己在场上打球的心理过程也有深刻的认识。
  我在球场上的思维形式不一而定,其中有自私的,要是我拿到球,无论如何得自己上篮;有无私的,要是我拿到球,无论如何得传给布莱德雷,有愤怒,那个张伯伦,下回他死定了;有恐惧,那张伯伦,下回让威利斯去对付他;有自夸自赞,漂亮,再来一个。我自责的时候更多:怎么搞的,菲尔?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也能投进那一球。诸如此类,没完没了。然而,不再专注于纷乱的心思,反倒逐渐使我的心平静下来。
  篮球讲究速度,心念往往也倏起倏落,仿佛跟心跳赛跑似的,而且随着比赛中压力的增加,球员很容易胡思乱想。不过,如果你老是设想比赛状况,临场时就无法随机应变了。约基·贝拉曾经这么描述棒球:“边想边打,怎么可能?”篮球亦然,只不过篮球场上变化更快罢了。要是你心有旁骛,不观照全场做你该做的事,时机稍纵即逝。
  我从坐禅中学到“信任现在”,尽可能全神贯注,以便无论发生任何状况都能自然地应对。套用一位禅学老师的话,我不“在脑袋上再加个脑袋”,打起球来更能自然流露运动员本色。篮球员、特别是年轻的篮球员,把大部分的心力耗费在模仿别人上面,是稀松平常的事。然而一旦陷入这种游戏,你准输无赢。我发觉,当我完全专注在行动上,不试图控制它,也没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就会有更具威力的表现。

摘自《篮球艺术与精神境界》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