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 佛教故事 |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8年/第1期(总第224期)/佛教论坛

分享到:

当代的正念
◎ 徐 钧

  1980年前后,生物学家和禅修者卡巴金等人,在美国通过对韩国禅宗和南传佛教内观禅修的学习,根据西方文化进行整合,并广泛传播,发展出著名的正念减压课程(MBSR)。之后,一些心理学家通过对正念训练和对治抑郁症的疗法进行整合,发展出正念认知疗法( MBCT)。目前西方社会最主要的正念修行,还包括曾在泰国出家后还俗的美国心理学家康菲尔德创建的“磐石禅修中心”,以及杰克安格尔等在“禅山禅修中心”开设的各种禅修课程。杰克·安格尔还在中国出版了很多有关禅修的专著。
  卡巴金在其著作中对正念的定义是:“正念意指以特殊的方式专注:刻意、当下、不加判断,这种专注可滋养出更多正知、清明智慧,并更能接受当下的实相。”这个定义接近于佛教“四念住”的原始定义,但实际上,当代西方的正念并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禅修,而是一个包含各类复杂禅修的单词。在西方一般的禅修语境中,正念有时是指所有于佛教中对身心现象进行禅观的方法。它可能是指东南亚佛教中的观禅和“四念住”、禅宗的默照禅、藏传佛教的大手印和大圆满等等,但这些禅法在亚洲佛教传统中其实是存在区别的,这种区别并非仅仅是佛教宗派名称上的区别,而是在禅修的哲学和用心上各有侧重,其结果可能大相径庭,这些情况在历史上亚洲佛教各派系的交流中多有呈现。同时,正念一词在西方社会的语言交流中,特别在心理学中,往往被解释成对当下注意力的培养,或被解释为对于自我接纳的练习,也有的被解释成在当下世间变化的环境中如何应对时时刻刻的存在状态而进行的练习,而这与佛教正念所传授的对身、心生灭实相的观察并放下,存在相当大的区别。而目前北美社会对此差异的关注,相对来讲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卡巴金之前在中国教学的时候也曾说,他认为观禅、“正念”与默照禅,心地法门和大手印基本上是一致的。我不知道这是他在中国的一个观点——为了顺利进入受禅宗影响的中国地区,而在语言上玩弄的善巧、方便;还是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是玩弄语言上的善巧、方便,那是一回事;如果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那又是另外一码事。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
  西方社会主要关注的似乎只有佛教禅修中的技术实践,以及如何运用佛教适应世俗生活这一部分内容,这也是美式佛教中许多禅修者所传递的一种实用主义的文化。美国的禅修强调:不需要关注信仰,也不需要有信仰,不需要任何仪式,甚至一些基本的仪式都可以放下,先练起来再说。但这只是初期的现象,未来可能会有变化。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佛教在基督教文化流行的欧美社会毕竟不是主流,而修习者对佛教的了解又十分有限不无关系。其实这种情况非常类似于一般的中国人分不清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之间除了名字不同之外,究竟还有什么哲学、信仰、实践上的区别。所以,对于西方社会所传播的正念,需要认真考量和评估后加以严格区分,不是所有的正念都相似,也不是所有正念名下的禅修都与佛教的正念有关。正念在当代西方的传播过程中,其实新时代的大同思想也一直在影响善正念的教学实践,有些指导老师教授的正念,其实在见地上与佛教没有一点关系,或者其见地是鱼龙混杂的大杂烩——印度教、苏菲派、天主教等等相关见地也被纳入了正念教学,其实这与正念的原始状态和初衷是有一定距离。卡巴金的麻省理工减压中心的一个主任所讲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正念减压教导的实际上是“西式内观禅修”。我想大家可以看到,“西式内观禅修”这个词意味深长。所以,西方正念在中国的传播、接纳、学习、翻译,以及实践是一个值得谨慎对待和认真研究的课题。

摘自《人世间》2017年第1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