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佛教故事|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法宝流通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1年/第10期(总第149期)

 

拖拉机上的童年

 

一 心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拖拉机是个稀罕物。每到农忙时,村里仅有的两台拖拉机总要在驴车和马车的陪衬中招摇过市,能坐一段颠簸嘈杂的拖拉机,一直是我和小伙伴们心中的期待。而这期待,也随着家里买了村里第三辆拖拉机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有了拖拉机,父亲开始变得异常忙碌,东家拉砖西家拉煤,几乎每天早出晚归。那时母亲的身体比较虚弱,加上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作为家里的长子,我就被当成半个大人使唤了。碰到学校节假日,父亲出门跑活儿拉货总要带上我。
  那个时候父亲身强体壮,非常能干,为了多挣点钱,装车的活儿都是自己干。作为他的助手,我当然不能闲着。每次去拉砖,父亲都要我多带一个“砖镊子”;要是拉沙拉石子,就让我多带一张小铁钎……不管我干多干少顶多大用,但一定不能站在一旁当监工。而父亲为了做好榜样,总是一边干活,一边给我上课,累得汗流浃背却笑声不断。
  为了节省运费,父亲的拖拉机是经常超载的。可车兜要是装的太满,上陡坡的时候,车头就会被架空,这对在高低起伏的山区行车是个不小的威胁。父亲要是拉砖,就会在车头的缝隙里填上几块砖来“压车头”,要是拉沙子或石子,就需要我用身体来“压车头”了。一番叮嘱之后,我就把双手扒在车头上,小屁股往下那么一提溜,父亲就开着拖拉机“嘟嘟嘟嘟……”冲上了一个个陡坡。
  跟车的日子也不全都是拉货,也有做小买卖的时候。由于山区经济落后,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模式在我们老家那一带还很流行。我记得父亲每次跑长途回来,都要拉上满满一车厢的东西,食盐、大米、白面、西瓜、煤、缸等这些山里相对稀缺的物品,然后到附近的几个村子一点点卖掉。
  有一次父亲拉回来满满一车食盐,转遍了附近的几个村子都没有卖完。食盐在夏天是不能久囤的,父亲无奈就又带着我重新一个个村子挨着转悠。刚一到村边,我就熟练地从车兜里站起来,扶着车帮扯着嗓子开始喊了。“换盐嘞,谁家没盐赶快来换嘞……换盐嘞,再不来换就走嘞……”可那天我喊得嗓子都冒烟了,也没有见一个老乡来买盐。
  炊烟升起的时候,父亲终于不再抱任何希望,决定发动拖拉机回家。可就在那时候,村里有名的女乞丐“老花”喊住了我们,用一些质地非常差的玉米换走了满满一罐头瓶雪白的盐。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要问父亲原因,可父亲却我讲了“老花”的历史。原来,“老花”嫁过来的时候,家很富裕,可是“老花”刚生完儿子的时候,丈夫却突然累死在田里。一向依赖丈夫生活的“老花”一时茫然失措,逐渐养成好吃懒做的脾气,甚至都不给孩子喂奶。在乡亲们的照顾下,上顿不接下顿的儿子长大成人后,居然和“老花”一样好吃懒做,听不进人劝。随着人民公社的解散,“老花”很快就带着儿子踏上了行乞之路。
  那段颠簸曲折的行车路上,不知道父亲在拖拉机的“嘟嘟”声中,给我讲了多少个故事。不孝敬老人的,家庭不和睦的,行为不端的……在那个我“人生观”亟待充实和明辨是非的年代,是父亲的身体力行和言传身教影响了我,感召了我。这种宝贵的启蒙,将会让我一生受用不尽。

                              摘自《禅露》2009年夏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