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佛教故事| 佛教戒律 | 佛教图片 |名寺古刹 |法宝流通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1年/第10期(总第149期)

 

回家拜佛

 

一 莲

  “回家!拜佛!”当孩子带着哭腔,在拥挤的不能再拥挤的车厢里,这样喊的时候——我真有点动摇和悔意了——是否自己太过执著,要在这个人流涌动的国庆假期带着稚子,不远千里从大连赶到苏州呢?
  到底为了什么?念佛时时可念,道场处处即是,祖师教诲不是不知,案头仍摆着《印光大师全集净土法要》,可还是要执意偕夫带子为着某些疑惑和朝祖的情结驱使,继朝拜东林寺净宗初祖远公塔后,定要去净宗十三祖印光大师驻锡地灵岩山寺朝拜。
  历时一天一宿多,9月30日,在木渎镇尚炙人的骄阳下,穿过叫卖声不断的小街,我们终于来到山下颇恢弘的牌坊前。遥望灵岩山虽不像九华山、庐山之秀丽,但眺翠峰间香烟缭绕,让人产生自有龙象在其中的神秘感觉。彼时,虽是接近傍晚时分,可上上下下的游人还是络绎不绝。
  本想三步一拜到祖庭的,可先生需照看孩子,我需背一挎包,拉一行李箱,拎一袋物品,只好遗憾作罢,心窃想“会有机会”(果真后与寒山寺青年佛学社同修一起拜山朝祖!见另记)。
  气喘吁吁而上!灵岩山海拔220米,因山上有许多状似灵芝的岩石,故称灵岩山。灵芝状石头尚未见,山颇陡峭倒是真的。所以,重负之下,行不远就汗流浃背了。还好,曲曲折折山路两旁的挺拔翠竹,微风拂过竹吟飒飒,让人精神振奋、心旷神怡,又古木青竹参天处遮住青石碎砌的山路,显得格外幽静,若游人少些则更妙,少不得会有点“日暮苍山远”的意味了。
  此行非旅游,所以我们是径过“继庐亭”、 迎笑亭”、观音石、观景小平台(俱是游人各姿拍照或零食或休憩处)直奔祖庭。终于看到悬空似的石阶松柏中那一抹黄墙了!仰望在网上曾浏览了N次的灵岩山寺似曾相识的正门和赵朴初先生题写的镏金大字“灵岩山寺”上方匾额,定定神,心中默默道:印祖,我们来了!
  此行最想拜见的人当然是明学老和尚!可我们还是“有眼不识泰山”,库房处无人,我们便到里间问一伏案写什么东西的师父,怎样挂单和交少许供养物品事。师父抬头间,觉得面熟,眉毛灰白,皱纹和老年斑也掩不住一脸慈祥。心中一凛:会不会是老和尚?但转念他老人家比网上照片显得胖一些、高一些、年轻一些,况且在工作,或许不是。一游疑间,没来得及顶礼,库房的师父就来了,安排住宿的事,同屋一居士指着里屋提醒:那是大和尚,你们应该去顶礼的!
  阿弥陀佛!佛晓得我那个悔啊!说什么都没用了,赶紧去顶礼吧,总算没当面错过明老!
  可我没想到的是,灵岩山乃恪守印祖祖训的传统丛林,并无常住居士,连餐厅的职工(是给客人做饭的职工,师父们的饭是师父们亲自做的)都是上下山上下班的,除非参加普佛或是精进佛七期间才可以安排客房暂时一住的。所以,原想在山上多住几日念佛是不可能了,但师父慈悲考虑我们是带着孩子远道而来,就答应住两晚(因客房紧张)。
  感恩过师父和那位居士,我们用过晚餐后就来到分给我们的客房。尽管在网上看到有去参拜过的居士写过房间之简陋,但亲眼见到仍惊讶:狭窄的小屋,没油漆的吱呀做响的斑驳的木地板,好像是木架搭的三张床,只一张小桌,看不到天棚是什么颜色,昏暗的屋子,偶尔嗅到的霉味……我们没进去过师父们的寮房,但从去过大和尚房间的佛友的介绍来看,我们所住的客房已是“星级标准”了!不由得就对老和尚和师父们升起一股崇敬来!什么叫“以苦为师”、“以苦为乐”,我们初次感受到了。
  早晚课是荣幸地和师父们在大殿一起上的。虽见过东林寺那样大丛林的众多师父们,但没见过师父们上早晚课,今能与大约一百五六十位师父共上早晚课,可想而知,是多么殊胜了!
  灵岩山的梵呗太庄严,尤其是师父们齐诵《楞严咒》、《佛说阿弥陀佛经》时,伴随着木鱼声那绵绵密密的诵念能将你的涣散的身心摄受进来,与木鱼声、经咒声融为一体,一堂课下来觉得消了好多业障。
  其实,受益最多的恐怕是我们四岁的小宝贝笨笨了。他总是没心没肺地开心地笑,主动拜佛,兴高采烈地把糖块、水果放到供桌上供佛,主动捡起别人扔掉(投钱没投准)到地上的钱放到功德箱里,还掏我的衣兜要往功德箱里放钱;又见到师父们基本都能做到合十、说一声“阿弥陀佛”。所以,老和尚、碰到的师父们都欢喜地摸摸他小脑袋、拉拉手、结缘给他好吃的,让我们感动惭愧的是,即使是这样小的的孩子合十问询,师父们只要手里方便大多会合十还礼,满脸真诚毫无敷衍,真的是让我们感受到僧宝接引众生平等的慈悲!
  老和尚、师父们的慈悲和平易近人不仅体现于此。门口售票处还标记着门票二元一律半价一元,或许这只有明公这样的大德才能顶住各方压力而保持佛家不忍“拒绝”贫苦众生普度一切的本色吧。
  可这一元钱,实在是太少了——因为此地是当年吴王夫差为西施所建的“馆娃宫”旧址,领导灵岩山寺中兴的妙真老和尚当年建寺的同时也着力恢复吴王井、玩月池等古迹。现在终于配合政府对外开放了,游客们却在景区、寺院任意扔果皮、各式食品包装袋、手纸、瓜子皮……我不敢拿《居士须知》的规定来要求游客如何做,可作为公民最起码应该做到公共场合要讲文明卫生吧,况且垃圾箱并不少也并不远。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固定收拾卫生的师父在默默地清扫垃圾,我们在灵岩山三天,师父们天天如此劳作,让人佩服但也让人心酸,我的心里真的好难过!
  10月2日下雨,游客少了好多,寺院终于有了寺院的清净了!可下午雨停游人又骤多,晚上关门后,我一边看孩子一边收拾多宝塔周围的各种类型的垃圾,居然有四撮子(大小至少是家用撮子的两倍大)!我不知道究竟是我修行不够心里不干净还是没悟到佛陀、师父们的慈悲,让一切众生有机缘种下善根,以期某个时空成熟?我还停留在痛心如此神圣的佛塔下竟有散落的果皮、鸡蛋皮、被折折枝后又扔掉的桂花;还痛心江南佛教要发达于东北,竟有游客如此不珍惜这么蜚声海内外的莲花佛国;还痛心游人们有负明老和师父们的慈悲不怀感恩的心共同维护这一方圣土;还痛心他们这样做是否会有这样那样的果报……妄想纷飞!
  可师父们还在神定气闲地收拾卫生,也不训斥游客,有时还抽空解答香客的各种提问,怎么烧香啦、厕所在哪啦……我更惭愧了!师父们看到的是净土、菩萨,我看到的是污秽、难调难服的众生;我还执于相,师父们或许压根儿就没去动什么念头吧?这才叫“众生无边誓愿度”啊,我得赶紧“烦恼无边誓愿断”,在印祖的道场,还净看别人的过失,我才真有过失啊,凡夫!
  感恩正红师兄!百忙之中赶来为我们做普通话翻译——向老和尚请法,因有些是听不太懂的。关于无量寿经会集本问题、孩子的佛法教育、我们的修学问题,一一向老和尚请示,老和尚亦慈悲地一一作答,末了,还结缘给我们印祖文钞等法宝。感恩明公!顶礼明公!
  三天了,我渐渐习惯了白天的喧闹、夜间的宁静,抑或白天前院的嘈杂后院念佛堂念佛的安静,那是一墙之隔的修行的世界,考验、定力、忍辱,戒定慧三学似乎在此环境下得以更扎实的实践和印证!
  不舍得离开的,但总要离开的!10月3日,我们随寒山寺青年佛学社的朝圣团同修一起下山了。
  依依不舍地回眸告别。佛像还是那么慈祥而庄严,寺院里仍是嘈杂依旧、形形色色的人群,那几位师父还在收拾着游客撇下的香纸、垃圾......
  我们走了,正如我们似乎并没有来。这里还继续着师父们的修行、游人们的嬉戏。我没有伤感,心平静而祥和,脑海里浮现出印祖闭关房间墙上挂的大大的“死”字——倘若我们拿出下一口气不知在何处的心来念佛,又怎么会不成就呢?!
  家在莲池极乐,身在浊世娑婆;翘首西归路,观音势至除惑;念佛,念佛,念入弥陀村落。
  回家,念佛!
  南无阿弥陀佛!

                                摘自《一莲静绽》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