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佛学书局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 慈善公益 | 佛教戒律 | 重建普照寺 | 法宝流通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0年/第9期(总第136期)

 

争知满害身

 

蒋谱成


  “满”就是“多”与“足”的意思,在我们的生活中,大家都喜欢追求圆满,追求富足,总想达到一个心满意足的结果。但《尚书·大禹谟》中说:“满招损,谦受益。”这是一句哲理名言,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我们应该仔细理会。凡事都得有一个度,不能一味地去追求满足,满足固然好,但满足也是相对而言,世界也没有绝对满足的事。我们如果办一件事,只要我们努力了,发挥我们最大的主观能动性,我们就感到心安,也问心无愧。
  记得诗僧齐己写过一首《扑满子》的咏物诗,诗曰:
  只爱满我腹,争知满害身。
  到头须扑破,却散与他人。
  齐己(863--937?),益阳(今属湖南)人,家境贫寒,靠租种大沩寺(湖南宁乡县西)田度日,幼年失去父母,自小聪颖,七岁为大沩山寺牧童。每有所得,取竹枝画牛背而成小诗,寺僧惊其才,共同推荐他受戒为僧。齐己后慢慢地有了自己的诗风,名声也逐渐大了起来,并到外地去游历名山大川,吟诗会友。其性放逸,不滞草木形骸,吟诗作赋,禅琴书画,随兴使然。其诗与皎然、贯休齐名,称三大诗僧。《全唐诗》收录其诗达800余首,居三诗僧之首,仅次于白居易、杜甫、李白、元稹而居第五位。有《白莲集》、《风骚旨格》等传世。
  齐己借这首《扑满子》的诗来阐述禅理,诗意直白,含意深远。“扑满子”即为蓄钱缸,是陶土制成,只有入口,而无出口,当装满钱后摔破方能把钱取出。
  “只爱满我腹,争知满害身?”只喜欢我大腹便便,可不知这是在害我。“到头须扑破,却散与他人。”到头来须得摔破,且统统给予他人。这“扑满子”恰如我们生活中的许多人,他们只想占有,欲念丛生,欲壑难填,到头来反而害了自己,那些费尽心机据为已有的一切也变成过眼烟云。
  在经济发达的社会里,利用物质,提高生活质量这无可厚非,但我们不能把自己变成物,把生活变成物的附属品,使整个生活被“拥有”的价值所吞没,使我们的精神生活丧失在对物的追求之中。
  玄觉禅师的《永嘉证道歌》:
  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
  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
  这是禅者对贫富的注释。有与无,贫与富,这都是相对而言,是主观认识问题。如果你被色、受、想、行、识牵着走,便失去了如如不动的本质。
  我们生活在当今现实的社会中,人们总希望圆圆满满,于是把话说得太满,以至于最后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使得自己十分被动;把事做得太绝,以至于再想缓和也没有退路,搞得众叛亲离,而成为孤家寡人;把事情想得太过美好,以至于事与愿违,心里承受不了种种打击,而整天垂头丧气,忧心忡忡。
  还有往往把自己的生活状态与周围的人去比,但又只与那些生活得比自己好的人去比,这样一来,越比心里就越不平衡,越比心里越不满足。事实上即使是乞丐,也肯定有比他更凄惨的人,哪怕是亿万大款,也有比他更富有的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没有一个比较的标准。如果我们大家都像雷锋那样,在生活上向低水平看齐,我们的心情也许就会舒畅得多。不能与富人为邻,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明智的人往往在生活中对自己的物质欲望加以控制,适可而止,让它有一个限度,而不是一味追求“只爱满我腹”,最终将落得“扑满子”的可悲下场。

                            摘自《上海佛教》2010年第1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9121606

  QQ:147753075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