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佛学书局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 慈善公益 | 佛教戒律 | 重建普照寺 | 法宝流通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0年/第7期(总第134期)

 

永 久 的 悔

 

季羡林

 

     我后悔,我真后悔,我千不该万不该离开子母亲,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呆在母亲身边,即使她一个字也不识,即使整天吃红的

     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在过去的七八十年中,从乡下到城里,从国内到国外,从小学、中学、大学到洋研究院,从志于学到超过从心所欲不逾距,曲曲折折,坎坎坷坷,既走过阳关大道,也走过独木小桥既经过山重水复疑无路;,又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喜悦与忧伤并驾,失望与希望齐飞,我的经历可谓多矣,要讲其中最深切、最真实、最难忘的悔,也就是永久的悔就是:不该离开故乡,离开母亲。  

     我出生在鲁西北一个极端贫困的村庄里,我们家是贫中之贫。真可以说是贫无立锥之地。

     家里日子是怎样过的,我年龄太小,说不清楚,反正吃得极坏,这个我是懂得的。按照当时的标准,吃白的(指麦子面)最高,其次是吃小米面或棒子面饼子,最次是吃红高梁饼子,颜色是红的,像猪肝一样。白的与我们家无缘,黄的”(小米面或棒子面饼子颜色都是黄的)与我们家缘分也不大,终日为伍者只有红的,这红的又苦又涩,真是难以下咽,但不吃又害饿,我真有点谈色变了。

     但是,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办法。我祖父的堂兄是一个举人,他的夫人我喊她奶奶,他们这一支是有钱有地的,虽然举人死了,但家境依然很好,我这一位大奶奶仍然健在,她的亲孙子早亡,所以把全部的钟爱都倾注到我身上来,她是整个官庄能够吃白的仅有的几个人中之一。

     她不但自己吃,而且每天都给我留出半个或者四分之一个白面馍馍来,我每天早晨一睁眼,立即跳下炕向村里跑,我们家住在村外。我跑到大奶奶跟前,清脆甜美地喊上一声:奶奶!”她立即笑得合不上嘴,把手缩到肥大的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块馍馍,递给我,这是我一天最幸福的时刻。

     此外,我也偶尔能够吃一点白的。这是我自己用劳动换来的。一到夏天麦收季节,我们家根本没有什么麦子可收,对门住的宁家大婶子和大姑——她们家也穷得够呛——就带我到本村或外村富人家的地里拾麦子。所谓拾麦子,就是别家长工割过的麦子,总还会剩下那么一点点麦穗,这些都是不值得一顾的,我们这些穷人就来,因为剩下的决不会多,我们拾上半天,也不过拾半篮子;然而对我们来说,这已经是如获至宝了,一定是大婶和大姑对我特别照顾,以一个四五岁、五六岁的孩子,拾上一个夏天,也能拾上十斤八斤麦粒,这些都是母亲亲手搓出来的,为了对我加以奖励,夏季过后,母亲便把麦子磨成面,蒸成馍馍,或贴成白面饼子,让我解馋,我于是就大快朵颐。

     记得有一年,我拾麦子的成绩也许是有点超额,到了中秋节——农民嘴里叫八月十五,母亲不知从哪里弄了点月饼,给我掰了一块,我就蹲在一块石头旁边,大吃起来,在当时,对我来说,月饼可是神奇的好东西,龙肝风胆也难以比得上的,我难得吃上一次,我当时并没有注意,母亲是否也在吃,现在回想起来,她根本一口也没有吃,不但是月饼,连其他白的,母亲从来都没有尝过+都留给我吃了,她大概是毕生就与红色的高梁饼子为伍,到了俭年,连这个也吃不上,那就只有吃野菜子。

     至于肉类,吃的回忆似乎是一片空白,我老娘家隔壁是一家卖煮牛肉的作坊,给农民劳苦耕耘了一辈子的老黄牛,到了老年,耕不动了,几个农民便以极其低的价钱买来,以极其野蛮的办法杀死,把肉煮烂,然后卖掉,老牛肉难煮,实在没有办法,农民就在肉锅里小便一通,这样肉就好烂了,农民心肠好,有了这种情况,就昭告四邻:今天的肉你们别买广老娘家穷,虽然极其疼爱我这个外孙子,也只能用罐·子,花几个制钱,装一罐子牛肉汤,聊胜于无。记得有÷次,罐子里多了一块牛肚子,这就成了我的专利,我舍不得一气吃掉,就用生了锈的小铁刀+一片一块地割着吃,慢慢地吃,这一块牛肚真可以同丹饼媲美了。

     “白的月饼和牛肚难得,黄的怎样呢?“黄的也同样难得。但是,尽管我只有几岁,我却也想出了办法,到了春、夏、秋三个季节,庄外的草和庄稼都长起来了,我就到庄外去割草,或者到人家高梁地里去劈高梁叶,劈高梁叶,田主不但不禁止,而且还欢迎;因为叶子一劈,通风情况就能改进,高梁长得就能更好,粮食打得就能更多,草和高粱叶都是喂牛用的,我们家穷,从来没有养过牛,我二大爷家是有地的,经常养着两头大牛,我这草和高梁叶就是给它们准备的。每当我这个不到三块豆腐干高的孩子背着一大捆草或同众走过一人高的大门,从心里有所恃而不恐,把草放在牛圈里,赖着不走,总能蹭上一顿‘‘黄的吃,不会被二大娘”(我们那里的土话,意思是”)出来·。到了过年的时候,自己心里觉得,在过去的一年里,自己喂牛立了功,又有了勇气到二大爷家里赖着吃黄面糕,黄面糕是用黄米面加上枣蒸成的,颜色虽黄,却位列白的之上,因为一年只在过年时吃一次,物以稀为贵,于是黄面糕就贵了起来。

     我上面讲的全是吃的东西,为什么一讲到母亲就讲起吃的东西来呢?原因并不复杂。第一,我作为一个孩子容易关心吃的东西。第二,所有我在上面所提到的好吃的东西,几乎都与母亲无缘,除了红的以外,其余她都不沾边儿,我在她身边只呆到6岁,以后两次奔丧回家,呆的时间也很短,现在我回忆起来,连母亲的面影都是迷离模糊的,没有一个清晰的轮廓;特别有一点,让我难解而不易解,我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母亲的笑容来,她好像一辈子都没有笑过,家境贫困,儿子远离,她受尽了苦难,笑容从何而来呢?有一次我回家听对面的宁大婶子告诉我说:你娘经常说如早知道送出去回不来,我不会放他走的!”

     简短的一句话里面含着多少辛酸,多少悲伤啊!母亲不知有多少日日夜夜,眼望远方,盼望自己的儿子归来啊!然而这个/L子却始终没有归去,一直到母亲离开这个世界。

     对于这个情况,我最初懵懵懂懂,理解得并不深刻,到了上高中的时候,自己大了几岁,逐渐理解了,但是自己寄人篱下,经济不能独立,空有雄心壮志,怎奈无法实现,我暗暗地下定了决心,立下了誓愿,一旦大学毕业,自己找到工作,立即迎养了母亲,然而没有等到我大学毕业,母亲就离开我走了,永远永远地走了。古人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话正应到我身上,我不忍想象母亲临终时思念爱子的情况;一想到,我就会心肝俱裂,眼泪盈眶。当我从北平赶回济南,又从济南赶回清平奔丧的时候,看到了母亲的棺材,看到那简陋的屋子,我真想一头撞死在棺材上,随母亲于地下。我后悔,我真后悔i我千不该万不该离开了母亲,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呆在母亲身边,即使她一个字也不识,即使整天吃红的

   这就是我的永久的悔

                                        摘自《听听那冷雨》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QQ:147753075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