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佛学书局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 慈善公益 | 佛教戒律 | 重建普照寺 | 法宝流通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0年/第7期(总第134期)

 

中年以后的处境

 

倓 虚

 

       ()进了宣讲堂

     光绪三十年,(一九O四年)日俄战争又起无疑的,大连也受炮火影响,而且受的很厉害!从此我又失了业。那时候想离开大连,没有正式来往的船,为了想省钱,就坐小船到烟台,找了几个作伴的到天桥场;由天桥场又坐船到营口。那时候,我有一个亲戚在营口住,我到营口时就住到他家里。平常没事,出外摆卦摊,原先我学的医I\星相没白学,到这时候有用了。每天问事的也很多,大半都是问命运如何,能不能找到一个吃饭的事;因为战争期间,人都失业,差不多都要这样问。经我给他们一拆算,都非常的灵,因此我的买卖不错,能够维持着当时的生计。

     有一个李新甲老客,他是个商人,常到我那里去。我给他算的时候很灵,他见会算奇门卦,想跟我学。(我是十七岁以后学的)我在平常时候,得工夫就教给他。那一年冬天,他看我摆卦摊,只不过是到了没办法的时候,拿来维持当时生活,究竟日子长了,也不是有出息的事。当时我们两个人相处很好,他对我说:你总干这摆卦摊的事,将来也没什么大发展,我看现在你不如当一个银钱经济(即贩卖洋钱)捣把,每天赚得二三十块钱,这不是很好吗?“”!我说:本来我也不愿干这事情;不过逼到这里没办法,我也想捣把,就是找不出门路来。”“不要紧!”他说:我可以给你介绍,赚了钱平半分。

     从此我就专门做捣把的买卖,一冬天赚了一百多块钱,年底回家一次。

     第二年,(光绪卅一年,一九O)日俄战争结束,俄国战败,时局也随着平靖了。那时,营口有个宣讲堂,专门讲述圣谕十六条,我常到那里去听。后来也替他们讲,因为我平常好说,讲东西又很利落,所以初次讲的时候,他们都说不错。后来我去的次数很多,渐渐和他们都熟悉 了,不久,他们就留我在堂里当会计,兼着讲书,里边办一个义学,我附带着尽义务给他教小学。以后这些事又另找一位老师办理,我又转任督讲,像一个总管似的,专门照顾院里一切的事。

     光绪卅四年,(一九O八年),我的家眷也一同都搬到营口来。那时,我得工夫就看医书和一些劝善的书,我的儒书底子,除在幼小时候念四年书外,其他完全是在营口;和佛教宣讲堂,以及开药铺的时候,自己用功造就的,如史书、儒书、诸子百家等都涉猎过。

     在那个讲堂里边,人多很复杂!各人的信仰意志也不一:有信乩坛的;有信炼丹的;有信外道的;有信儒教的;有专门愿办慈善的;也有喜欢施舍的,虽是同为劝人改恶向善,教化人心,而各人的宗教信仰却都不同。到了一九一七年我出家之后,给他们讲述佛陀的真理,纠正已往的错误信念,他们都一致的倾向佛教化。以后,在男居士方面,有四十多人出家;女居士方面,有四百多人出家。这都是因为当初受宣讲堂的影响,后来才都归向到佛教。

()最初闻佛法

     因为生活问题,我离开讲堂之后,有朋友凑钱,我开了个药铺,字号是东济生。我在药铺里,一方面行医,一方面看善书,后来研究佛经。当时有刘文化、王风仪两个人和我很要好,他们都是朝阳人。

    刘文化也是和我一样信一些外道,好参方。他曾经参谒过海城牛头山性亮老和尚。这位老和尚在南方参学过十余年,差不多南方大德,他都拜见过,归依徒弟很多,道心很好,修行也很好。刘文化见了这位老和尚,把他的外道情形一说,老和尚心直口快的对他说: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外道和佛法背道而驰,都是不究竟!与其你用这么大的工夫学外道,何不学佛法?”

     刘文化信外道,本来也是想对于人生追求个水落石出,他根本也不懂什么是外道,什么是佛法,认为都是一件事。所以他当时对性亮老和尚说:我每天念金刚经,这还不成吗?”“念金刚经固然可以,老和尚按着他的意思告诉他说:你能够再听听讲,明白了里边的理,才能得到真究竟。刘文化那时候信心很切,很诚恳,就又问:那里有这大善知识?修行人能讲经,你指给我,我可以去听。性亮老和尚,过去在北方也参学过,又是北方人,对北方情形都很明白,他对刘文化说:你可以到北京嘉兴寺去参学,那里有达天老人著的《楞严指掌》,《法华指掌》,文成和尚有存的版,这两部经对修行上很关重要!”同时,性亮老和尚又把修行的简单法子,和佛法与外道不同处大致为他一说,他很欢喜的就走了。回来之后,把参访性亮老和尚的经过,给我们大家背诵一遍,他说:我们以前所信的都是外道;都不究竟,惟有佛学最究竟!原先那条路走错了,现在我们应当回头另走正路,研究佛学。

     那时候我们同时在宣讲堂研究东西的,有于泽圃(即如光法师)、陆炳南(后出家即乐果和尚)、王志一,还有其他好些人,我们大伙听他一说,都很欢喜,于是大伙给他凑一百块现大洋,让他到北京去请经,这就是我最初闻到佛法的开始。

 ()八载寒窗读楞严

     宣统二年,(一九一O)刘文化到北京去请经,住嘉兴寺,共一个多月。文成和尚对他很好还有个老和尚对他说:开慧楞严,成佛法华!”

     这样对刘文化的信心,就更加坚固了。他回来的时候,在嘉兴寺打一堂斋,供供众,连请经,加来回坐火车,一百块钱还有富余。他像唐僧取经似的回来了,大伙都很欢喜!

     自从在北京请了《楞严经》之后,我们大伙,没事就看,得工夫就研究;可是里边有些很生涩的句子,还有一些名词,看几遍也不懂。继续再往下看,还是不懂。那时候因为附近没有知道佛法的,也无从去请问。

     以后营口西边,有一个西大庙,里边有一位老和尚,我们都到那里去请问,他说:经还能讲吗?我只听说有念经的,没听说有讲经的。

     原来这位老和尚,也是糊里糊涂的,和我们程度差不多,听他说这话,真像一个笑话!从他那里请问了之后,他不明白,我们依然还是不明白。没办法,还是继续往下看,不懂,继续又看了七八年工夫,对于内里的正文都熟悉了,对文里的条贯大义也渐渐明白了。然而,所领会的意思都不甚彻底。前后文义虽熟,究竟也不明白他的宗旨在何处。

     向来刘文化比我们都心诚,平素他就有个魔道劲,看不懂就在佛前磕头,跪在佛前求智慧,昼夜这样干!

     佛法这件事情,看起来似很难,如果念头正,心理专一,把一切执着看得开放得下,也不很难,只要你有诚心,能长久的去行。

     刘文化看《楞严经》看的像人了魔一样,往往整宿整宿的在佛前求,果然他得一种灵验!

     有一天他在药铺里看《楞严经》,他的对面桌上坐着一位给药铺里管帐的先生,姓黄叫黄聘之。他两个人相距很近,黄正在低着头写帐,刘文化看经像人定一样,心里豁然开朗!眼看在亮光里,现出一种境界来:有山河大地,楼阁宫殿,周匝栏椐,清莹澄澈,俨如琉璃世界一般;还有一些天龙鬼神,护法八部,手里各拿着宝杵,在虚空伫候着。自己平素所住的这个污浊世界已完全看不见了!刘文化觉得很纳闷很奇怪!正在看得出神的时候,忽然来了两个鬼,而且这两个鬼还与刘文化认识。

    原来这两个鬼,在世的时候,和刘文化都不错。后来因为打地亩官司,他两个因为打输,气死了。刘文化虽然官司打赢,可是为争一点地,气死两个人,自己想想没意思,很后悔。于是把家庭交给他弟弟管理,自己出门访道寻师,开始禁绝酒色财气。因为忌色的缘故,夫妻之间失和,他女人气死了,女人一死,还有一个小姑娘,也随着死了。自此以后,刘文化觉得更伤心。又没什么挂碍,就天天住在我那个药铺里,诚心敬意的看《楞严经》。现在既然遇到这么一种境界,又看见来了两个鬼,不但不像生气那样;而且来到刘文化跟前跪下了,这时刘文化有点害怕的样子,就问:你来有什么事?”“请你慈悲!”两个鬼说:我们来求你超度我们。

     刘文化想:既是要我超度他,必定不要我偿命了。可是他又犹豫似的对那两个鬼说:我自己还没解脱,怎么能超度你呢?”“!”那两个鬼又哀求似的说:只要你能答应一句,我们踏着你的肩就可以升天了。

     刘文化想:既然不要我偿命,我答应一句,还能升天,这何乐而不为呢?就顺口答应了一句,好吧!”两个鬼走过去,踏着他的肩膀,一齐都飘然升天去了。

     不一会,他死的那个女人,怀里抱一个小闺女也来了。这一次来,不像先前那两个鬼一样,她来到跟前很喜欢!把那个小姑 娘往地下一扔,就磕头求度。刘文化答应了一句,他女人和他那 个小孩,也踏着肩膀升天了。

     刘文化这时候很诧异,自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忽然他过去的父母也来了,见了他很欢喜的,并没跪下,彼此说了几句话,也踏着他的肩升天去了。

     对于这些境界,刘文化看的明明白白;所说的话也记得很清楚,究竟也不知是如何一回事。正在这样思量之间,忽然境界不现了。

     屋子里寂然无声,肃静的很!黄先生依然在对面的一张桌子上低着头写账。不但眼里没看见什么境界动作,就是在心里也没想到有什么事。转瞬之间境界不见了,他忽的站起来问:黄大爷!(因为他岁数大,大家都是这样称呼他。)你刚才看见了没有?”“什么事!”黄先生抬起头来,像发呆似的反问了这么一句,并且又继续往下追问:我没看见,刚才怎么的啦!”

     屋子里经过两个人这样一问一答,把一种沉寂的气氛冲破了。黄先生因为自己追问的话,没得到刘先生的解答,也不再理会,依然低下头去写帐。刘文化以为刚才的境界,黄先生也同样能看见,然而相反的,他却没看见,刘知道是自己的密事,也就默不发表。

     后来,他把这些事情清清楚楚的私自告诉了我,当时我对他说:这是破识蕴的工夫!识蕴破了之后,往往就能看到这种境界。在《楞严经》上不是说:精色不沉,发现幽秘,此则名为,识阴区宇。若于群召,已获同中,销磨六门,合开成就,见闻通灵,互用清净,十方世界,及与身心,如琉璃。内外明彻,名识阴尽。是人则能,超越命浊。心经上也说:照见五蕴皆空。如果看经的工夫深,对五蕴上不起执着,遇到这种境界不算回事。不过,对研究经的工夫,固然要专,可是,不要执着在这上边,如果有执着的话,就要人魔了。

     当时我恐怕他人魔,又恐怕他起执着,就随便这样告诉他。究竟他是否破识蕴?是不是与经文的意思相符?我因为那时还都在居士身份,也没去深加考虑,不过姑妄说之而已。

     后来,刘文化对这件事情,始终也没再告诉别人,我天天研究楞严经的心,也益发坚固了。到了一九一四年我还把外道思想和佛教思想糅合在一起,写成一部阴阳妙常说,有四五万字,在上海出版,(将来大家发现可以把它烧掉)出了家正式研究佛经之后,才知道那时候的思想,是着于世谛。不过那部书里,并没其他邪见,完全是以苦空无常,来显示大乘真谛的妙常。如果外道人看过之后,很可能把他引到佛教里来。

                                          摘自《影尘回忆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QQ:147753075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