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中心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佛学书局 |诗词对联放生护生 | 深入经藏 | 慈善公益 | 佛教戒律 | 重建普照寺 | 法宝流通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10年/第5期(总第132期)

 

大家出自善人家

 

微雨莲心

 
  苏东坡,即苏轼,为北宋文学家、书画家,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与父苏洵、弟苏辙合称“三苏”。他性格豪迈,诗词汪洋恣肆,他心胸坦荡,在书法上虽取法古人,却又能自创新意,充满了天真烂漫的趣味。他善绘画,喜作枯木怪石,诗、词、书、画名垂后世。这是上学时语文课本上告诉我的,也是我对苏东坡的全部了解。
  后来看过林语堂是这样给苏东坡下的定义:“我可以说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个瑜珈的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个皇帝的小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
  随手翻阅《苏东坡大传》,看到这样一首诗——《我哀篮中蛤》,得以了解“佛心东坡”:
  “我哀蓝中蛤,闭口护残汁;又哀网中鱼,开口吐微湿。
   刳肠彼交病,过分我何得。相逢未寒温,相劝此最急。
   不见庐怀慎,蒸壶似蒸发鸭,坐客皆忍笑,髡然发其幂;
   不见王武子,每食刀几赤,琉璃载蒸豚,中有人乳白。
   庐公信寒陋,衰发得满帻;武子虽豪华,未死神已泣。
   先生万金璧,护此一蚁缺,一年如一梦,百岁真过客。”
  东坡讲究饮馔,是有名的老饕,有名菜“东坡肘子”和“东坡鱼”为证。他常“犹恨不能忘味”,虽不全素,但他只吃“自死物”,从不为口腹杀害生命。
  有一次他到朋友陈季常家作客,陈家杀鸡捉鸭盛酒食来招待他。再次去看望陈季常时,他想起上次的情形,不禁感到为口腹之欲而杀戮生命的残忍,所以一见面就事先声明,千万不要为他杀生,并做一首《我哀篮中蛤》,劝季常戒杀。不但季常接受了他的劝告,二人相聚,再不杀生。甚至陈家的邻里,读了这首劝戒杀诗,都说“未死神已泣”太可怕太可悲,受此感化,有人不再吃肉。
  苏轼的这种“民胞物与”的慈悲精神与他的家庭有很深的的渊源关系。
  苏轼的曾祖就以孝友著名乡里,颇善治生,家道殷富,有余钱财常施舍别人,而且是偷偷摸摸地暗地进行,他说:
  “多财而不施,吾恐他人谋我;
   然施而使人知之,人将以我为好名。”
  他因乐善好施而散财,终其身,田不满二顷。
  东坡的爷爷苏序,乐善好施而不好读书。为人平和朴实,自奉甚俭,待人极其厚道。眉州时遭饥荒,苏序即开仓取粟。平常年月,住宅周围都种芋魁,每年收获很多。寒冬腊月用大蒸笼蒸了,热腾腾的,摆在大门外,任随饥饿果腹无着的人取食。
  苏轼的母亲程氏,出身名门,知书达理,最恶虐杀生物,严禁儿童仆婢捕鸟取卵。苏家园子,鸟巢低得小孩都可俯身而视,苏轼和他的弟妹们却只是观察幼鸟的动态,捕食喂,却从不曾伤害它们。苏轼的这种人道主义精神教养,得之于母亲程夫人者为多。

                                摘自《弘化》2008第6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本期目录

欢迎索取 欢迎助印 欢迎荐稿 欢迎链接

联系地址 电子信箱 你对本站的建议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电话:0931—8121606

  QQ:147753075 设计制作:陇原佛学网站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