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佛学文摘 | 佛学通讯 | 诗词对联 | 闻思学舍 | 护生放生 | 深入经藏 | 佛教戒律 | 慈善公益 | 名寺古刹 | 佛教故事 | 网上礼佛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总第274期(2019年第1期)/第七版 大德行迹

共享到:

 

亦师亦友,一生一世

——丰子恺与李叔同
喜欢丰子恺是一件极为自然的事。
他与世无争、无所不爱,
他安详睿智、不事张扬。
身在一个动荡的年代,
他用一支画笔
描绘出前所未有的纯净烂漫,
不带半分戾气,
“如同一片片落英,含蓄着人间的情味”。
他的文字同样也是淡淡写来,
自然随意又妙趣横生。

“藏胸丘壑知无尽,过眼烟云且等闲”,
这是丰子恺最喜爱的一副对联,
苦中作乐、随遇而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将凡事看淡的人,
却一生追随了一个人,
一生坚守住了一个承诺,
战乱、迫害、恶疾均不能阻止,
直到生命的尽头。
 一

师者
示以美好,授以希望
1914年,16岁的丰子恺
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
从未想过专攻绘画与音乐的他,
最喜欢的是数理化。

直到遇见一位很特别的老师,
一切发生了变化。
“他从来不骂人,从来不责备人,态度谦恭;
然而个个学生真心地怕他,
真心地学习他,真心地崇拜他。
我便是其中之一人。”
这位老师名叫李叔同,
教的正是绘画和音乐。
当别的老师待学生坐好
才姗姗来迟时,
他总是早早到了教室,
看着学生们吵吵闹闹着进来,
上课铃响,他深鞠一躬,
课就开始了;
当别的老师总是居高临下
疾言厉色地批评犯了错的学生时,
他只是在下课后和颜悦色向对方指出,
然后再向这位学生鞠一躬,
提示可以走了。
而原本天性散漫
对老师的呵斥多已经麻木不仁的学生
反应也很怪:
只要是他的课,上课铃响前,
都已坐得齐齐整整。
至于,犯了错的,
也无不表示有些难为情,
“我情愿被夏木瓜(夏■尊外号)骂一顿,
李先生的开导真是吃不消,
我真想哭出来。”

后来,丰子恺总结到,
李叔同先生,这叫“凡事认真”。
对于一件事,先生向来不做则已,
要做就非做得彻底不可。
他以“才子”之名驰名沪上时,
就是上海当时一等的翩翩公子;
他到日本求学时,
就是彻头彻尾的留学生模样;
当他从留学生变为“教师”,
就用全副精力去当教师,
要有人师的“风范”。
人师,以人为本,
教育是教书,也是育人。
 二

师者
薪火相续,生生不息
丰子恺决意一生奉献给艺术,
缘于一场记不清具体是哪天的谈话。
那天,作为年级长的丰子恺
向李叔同汇报班级事。
汇报完,将要离开之时,
李叔同突然说道:
“你的图画进步很快,
我在南京和杭州两处教课,
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进步快速的学生。
你以后,可以……”
突然得到表扬的丰子恺,
受宠若惊,当即表示:
“谢谢先生,我一定不辜负先生的期望!”
那天晚上,二人敞开心扉,聊到深夜。
在后来的回忆中,丰子恺说:
“当晚李先生的几句话,确定了我的一生。
这一晚,是我一生中一个重要关口,
因为从这晚起,我打定主意,
专门学画,把一生奉献给艺术。
几十年来一直未变。”

李叔同是有名的通才、奇才。
他能作曲,能作歌,
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精金石。
第一个将话剧带入中国,
第一个将裸体模特带到中国写生课堂,
一曲《送别》,更是经久不衰。
李叔同教人,更讲求
“士先器识而后文艺”,
简言之,就是
“要做一个好文艺家,必先做一个好人”。
“他不是只能教图画音乐,
他是拿许多别的学问为背景
而教他的图画音乐。”
入了李叔同门下的丰子恺,耳濡目染,
追随老师的昔日脚步,留学日本,
苦学音乐、绘画,最终成长为
闻名于世的画家、散文家、书法家、翻译家
以及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薪火相续,生生不息,
所谓“传承”莫过于此。
 三
拜一人为师,
生死无关。
1929年,已出家为弘一法师的李叔同
50岁(虚岁)寿辰。
已成为居士,法名婴行的丰子恺
寄去了自己精心绘制的50幅《护生画集》
为恩师祝贺。
画的内容都是劝人爱惜生命,戒除杀机的。
当时时局动荡,杀戮诸多,
丰子恺想借此劝人
“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
李叔同收到后,非常高兴,
为每幅画逐一配上诗文,
并回信嘱咐丰子恺,
希望他能将此画集续下去。
这样每十年收到一集,
每集数量正好是自己当年的岁数。
待到100岁,最后一集也是第六集,
正好有100幅。
“护生画功德于此圆满。”

收到回信的丰子恺半是感动半是惶恐,
家国动荡,正在流亡逃命的他,
实在是生死难料。
待到恩师百岁,自己也有82岁了,
这样长的寿命根本不敢奢望,
但他也不想让恩师失望,
于是回信:
“世寿所许,定当遵嘱。”
只要活到那天,就不负恩师所愿!

1942年,弘一法师在泉州圆寂。
这时的丰子恺在贵州、重庆间逃亡,
一直到1949年,法师70岁冥寿,
丰子恺才找到时机作画。
闭门三个月,完成70幅的护生画第三集。
然后亲自拿着画稿到香港,
请叶恭绰先生写上诗文。

最艰难的是最后一集的创作。
那时的他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被批判、扫大街,
《护生画集》被查禁,
家里的存稿被付之一炬,
画材也极度缺乏,
还被检查出患有肺癌。
但为了完成发下的宏愿,
他就在晚上夜深人静时,
忍着病痛,挤在筒子楼的一角,
就着昏黄的煤油灯,一笔一笔,
画出对万物的悲悯,
画下对恩师的誓言。
为防止被抄没,他每完成一幅,
都会找个隐蔽角落藏起来。
正是靠着这种惊人的意志力,
他终于在1973年,
提前六年将100幅的护生画第六集画完。
自感将不久于人世的他,
又拖着病体找到上海佛教协会副会长,
也是著名书法家的朱幼兰
请其代为保管。
1975年,丰子恺与世长辞,
没有等到六集《护生画》的完整出版。

“世寿所许,定当遵嘱”
丰子恺世寿并未许,却实践了诺言。
“是亦众生,与我体同。
应起悲心,怜彼昏蒙。”
这是一位仁者对世人的大爱。
拜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这也是一位学生对恩师的承诺。
 四
希望有一天
我就成了你
很多人都曾疑惑李叔同为何要出家。
从世俗眼光看,
办教育、办实业等实实在在的事业,
比出家要有功于世得多。
丰子恺却十分理解李叔同的选择。
“人生”有三层楼。
一是物质生活,
二是精神生活,
三是灵魂生活。
物质生活就是衣食。
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
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李叔同先生早年对母尽孝,
对妻子尽爱,
安住在第一层楼中;
到了中年,他专心研究艺术,
在多个领域展现出自己的天才,
是在第二层楼;
然而,这些并不足以解答人生的究竟。
财产子孙是身外之物,
学术文艺是暂时的美景,
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
……
强大的“人生欲”,
促使他最终走上追究灵魂的来源之路,
于是,到了第三层,成了宗教徒。
“把自然当作人看,能化无情为有情”
李叔同成了弘一法师,
“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

丰子恺自认和弘一法师没得比,
自己耽于文艺和世俗之乐,
尚滞留在第二层楼。
所以,虽理解、明白,
很多事情还是未完全放下。
比如他喜欢吃素,
一点儿猪肉也不吃,却酷爱吃蟹。
别人问他,煮蟹不是很残忍吗?
他说:“口腹之欲,无可奈何啊!
单凭这一点,我就和弘一大师有天壤之别。”他生活中的一些小习惯,
会不自觉地模仿老师。
像写信时先写信封,
有人来问,他会说:
“弘一法师就是这样子的。”
弘一法师圆寂时,
丰子恺沉默了五个多月,
有读者写信责怪他太过冷淡,
他却说:
“我的惊惶与恸哭,
在确定他必有死的一日之前
早已在心中默默地做过了。”
而在私下,他一听到消息,
就在窗下沉默了几十分钟,
并发愿为法师造像(就是画像)一百尊,
即便他知道:
“我的画像勒石立碑,
也不过比惊惶恸哭、追悼会、
纪念刊稍稍永久一点而已。”
1948年11月,丰子恺特意去老师的圆寂之处
泉州开元寺温陵养老院凭吊。
在老师的故居和他手植的杨柳前,
徘徊良久,不愿离去。
最后绘画一幅,题词曰:
“今日我来师已去,摩挲杨柳立多时。”
50年代末,丰子恺的幼子考入天津大学,
在家书中,他专门写道:
“明年4月,全家都去北京,
回来时去游天津。
天津确是个好地方,我向往已久,
因为李叔同先生在天津出生。”

“我崇仰弘一大师,是因为他是十分像人的一个人。”
像一个人,像一个弘一大师那般的人
就是丰子恺一生的追求。

人有三命,
一为父母所生之命,
二为师造之命,
三为自立之命。
父母生其身而师造其魂,
而后自立其命。
所以师者,再生父母也,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为师父。

从前慢,车马慢,
一生只够爱一人。
其实,一生若能遇到一个
德高身正,亦师亦友,
站在你身前悬如明灯的人,
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本文原标题:世间再无丰子恺:拜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联系地址 | 法幢宗缘起 | 学舍简介 | 收藏本站 | 寺院概况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电话: 0931—8121606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09002377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